2016年12月5日 星期一

有趣的十分鐘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有趣的十分鐘

2016-12-06 06:00

以前上過錢穆先生的課,有一句話至今印象深刻;他說,歷史上的大事都是真實存在的,小節出入可以討論;讀史的方法,也可以放在政治的解讀上。美國候任總統川普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就屬不容置疑的事實;這個事實才是重點。
從此事實出發,至少得出幾個同樣可確認的重點:第一,雙方通電話是經過複雜程序安排的,AIT前處長司徒文也如此認定;第二是稱呼問題,川普稱蔡英文為「台灣總統」,絕非信口姑漫語,而是沙盤推演的計算結果;第三,是對台極端善意的表示,川普甚至在推特上公開表達「謝謝」,非尋常客套、寒暄而已。
川普最關鍵的用語就是「台灣總統」,這個稱呼包涵了非常重要意義。一旦稱呼蔡英文為「總統」,形同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其次就是粉碎了中國宣稱的「一中原則」。中國的「一中原則」有兩個主張:一個是「全世界只有一個中國」;第二個是:「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全世界只有一個中國,沒有疑義,但「台灣屬於中國」的虛言,明顯被川普打個稀爛。這樣說有沒有過度解讀?沒有。川普與蔡英文通話,絕非「非典型的素人政治家的隨興」,相反的,川普背後有堅實的完整論述,其理據就是共和黨黨綱內的對台「六項保證」,尤其最後一條:「美國不會正式承認中國對台灣的主權。」也就是說,美國不認可中國硬拗的「一中原則」。
接下來要問,川普與蔡英文通電話會不會如美國所謂主流媒體所說的「激怒中國」?重要的觀察點也有三個:第一是共和黨國會議員支不支持?從目前的發展來看,力道很強,甚至比川普還猛,比如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邵建隆表示是「強有力的聲明」;眾議員卡登和麥瑟都強調台灣的民主、自由與法治是得分之鑰。第二個觀察點是川普執政團隊的說法,如國務卿熱門人選波頓接受福斯新聞網(注意,這是強烈支持共和黨的媒體)訪問時指出:「質疑這通電話打亂美國與台海兩岸政府外交準則的說法,非常荒謬。」大讚台灣的民主與自由之後,重要的話來了:「美中關係確實該動搖一下。」而核心幕僚葉望輝適時訪台,更是跡象。第三就是共和黨智庫如「傳統基金會」的亞太研究中心羅曼指出,這通電話表示美國的「一中政策」有必要更新。
《紐約時報》專文討論時說:「將蔡英文看作主權國家領導,傳達出的一個訊號,即美國認為台灣獨立於中國。」接下來這句吃緊:「然而連台灣自身都不會持這種立場。」《紐約時報》的言外之意是,川普比蔡英文更大膽、更明確、更堅決;這就點出台灣的問題。
用黑格爾「正反合」理論辯證一下。美國的「一中政策」走過近四十年,已到非從「正」到「反」不可的階段,至於如何「合」?幾時「合」以及會不會「合」?端看台灣人民能不能利用這個天賜良機!(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6年11月28日 星期一

中國人的三個說謊故事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中國人的三個說謊故事

2016-11-29 06:00

好像是易卜生這樣說過的:把謊言從謊言者身上取走,等於直接帶走了他的快樂。那麼,我們可以想像宋楚瑜現在一定很不快樂;除了易卜生的理由外,更重要的是,宋楚瑜的最後政治生命毀在「十分鐘」的謊言中。
宋楚瑜的謊言其實是中國式謊言模式的典型。從近往遠推,至少有三個說謊故事可說。
第一個謊言故事。宋楚瑜參加APEC後,親民黨立委李鴻鈞向記者表示,宋楚瑜與習近平「兩人有超過十分鐘的正式互談。」然而同一天,中國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馬上打臉:「宋習兩人只是在會場的休息室進行了自然簡單的寒暄。」廿三日晚宋楚瑜返抵國門,記者追問,宋楚瑜不敢再講痟話,只好回應說:「明天再向大家報告。」不料不等宋的報告,中國有關人士再打臉:「兩人會面時間不到一分鐘。」謊言澈底拆穿了,宋楚瑜在總統府開記者會,只好使出「大內高手」的謊言術,用大謊言包小謊言,「我跟習近平講了八個鐘頭的話!」當全國人民面前扯謊,比八個鐘頭的意淫還噁心。
第二個謊言故事的主角是馬英九,時間在二○○六年七月。馬英九以「台北市長」身分訪日,撒下漫天大謊,說日本首相安倍與馬相見歡,安倍還當馬面左貶李登輝,右打民進黨;「他馬的」更透過聯合中國兩報,大肆宣傳。安倍不甘受辱,向友台的大使岡崎久彥說明真相,又透過《產經新聞》揭露馬英九唬弄的謊言。更可恥是,十年後的今天,馬英九依然玩大謊言包小謊言的詐術,說他的家教是「以誠待人」。哈哈哈!特務敢標榜「誠」?娼妓為自己立貞節牌坊!馬英九和宋楚瑜一般,是行走的謊言。
第三個謊言故事,就是美國川普當選,中國中央電視台馬上報導習近平與川普進行了電話會談,不是「寒暄」喔,是「中美關係以及雙方共同關心問題交換意見並達成共識」。報導一出,外界紛紛質疑。果然川普親口向《華爾街日報》闢謠,表示沒有接到習近平賀電,川普發言人希克斯稍後再向CNN證實,《華爾街日報》報導「描述精確」。然而,習大大的回應,就是繼續炒作,指使央視加上《新華網》,這次還增加川普的回應:「我願意和你加強美中兩國合作關係」云云。真是鼻子長到紐約去。
蔣介石的大謊言是「反攻大陸」,毛澤東大謊言是「為人民服務」,毛蔣的徒子徒孫難怪「當如是也」。中國人愛說謊,恐怕是古已有之,於今為烈罷。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6年11月27日 星期日

尼采的「上帝死了」,可以形容台灣司法之死。

陳昭姿:赦免陳水扁 先給他百分百自由

北社社長張葉森今主持「台灣北社司法改革論壇」。陳雅芃攝

字級:

 
 
 
北社社長張葉森今主持「台灣北社司法改革論壇」,包括:凱達格蘭學校長金恆煒、民進黨立委高志鵬、成功大學法律系教授許忠信、陳水扁民間醫療小組成員陳昭姿等人出席。陳昭姿說,在立法院《赦免法》修正案通過後,總統蔡英文就有權赦免仍在訴訟中的陳水扁,強調「先給他百分百的自由,再來處理他清白的問題」。張葉森說,蔡英文現在有執政優勢,建議蔡政府提倡轉型正義第一步,要以陳水扁的司法案件為起手式,呼籲盡速特赦陳水扁。金恆煒引用德國知名哲學家尼采名言:「上帝死了」,來形容台灣司法已經死了,評斷未來司法改革恐不會成功。金說,蔡英文現在說司法改革,「但如何把死人變成活人,是讓大家會質疑的地方」,「我現在拿出來的證據不能說已經在停屍間,最少在加護病房」。金進一步拿出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曾做過民調顯示,「法官不受到信任84.6%、檢察官不受到信任76.5%」,可見台灣人民對司法已經沒有信任了。許忠信提到,他當初能進入國會,除感謝前總統李登輝外,其次就是感謝陳水扁。許說,陳水扁在2009年被關在土城看守所時,經常收聽他「反ECFA(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廣播節目、並整理他的文章;後來台聯有意提名他為台聯不分區立委時,陳水扁還特別寫一篇文章「反ECFA之父許忠信教授」,讓扁迷紛紛將不分區選票投給台聯。(陳雅芃/台北報導)

2016年11月21日 星期一

「轉型正義」的反面典型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轉型正義」的反面典型

2016-11-22 06:00

司馬遷作《史記》,把老子與韓非合傳,批評的人不少,但也有人──如梁啟超──認為不是沒有道理。然而一旦岳飛與秦檜同列,結果不僅是「青山不埋忠骨,白鐵不鑄佞臣」,更嚴重的是,是非正義淪亡。
這個比喻有沒有道理?看到親民黨的宋楚瑜竟然與綠營諸大老、中老同廁身為資政,大驚。宋楚瑜是蔣政權打手,屬黨國的外省權貴;他得勢時,多少台灣精英受其壓迫、迫害?血淋淋的雙手還沒有洗乾淨,竟然連手套都不戴,堂堂的與被迫害者同處於廟堂之上!誰說蔡英文政府要進行轉型正義?
老實說,在所有資政裡面,有而且只有宋楚瑜是做真的,其他的資政不過虛銜而已。更深層的來看,所有被稱為「老綠男」的資政全淪為宋楚瑜的陪榜,甚至為宋楚瑜背書。所謂「萬綠叢中一點紅」,那個赤艷艷的紅,就是宋楚瑜。
前副總統呂秀蓮表示,資政是沒有什麼功能的;這不只是事實,也是經驗談。陳水扁時代的資政,不但有薪水可拿,總統府中還有辦公室。「名者實之賓也」,現在「名」「實」都沒有了,曾有資政給總統寫信,連回信都沒有;哪談到「資」?談到「政」?
宋楚瑜就不然了,他是欽定的APEC特使,是資政中僅具政治任命的方面大員。這不是唯一的特殊,總統府刻意在宋楚瑜出發前透露資政名單,連宋本人都不知道,說沒有接到正式通知,只看到媒體報導云云,可見此名單的出爐,除在烘托宋一人的角色之外,還有其他的政治意涵嗎?
宋楚瑜行前刻意發表「兩岸一中,反對台獨」的言論,目的就在獲得習大大關愛的眼神;這種搖尾乞憐與洪秀柱為了「洪習會」而強調「一中同表」的手法、心態,全然一樣。我們不能用「狗行千里不忘」為喻,但絕對可以說,黨國窯子裡燒出來的都是一樣貨色。
更有趣的是,明明是代表總統出使,宋楚瑜卻像黃袍加身一樣,攜家帶小、拉幫結隊,由親民黨當隨扈,把國家大事家庭化,把民進黨政府親民黨化,還有意無意間造成APEC代表跳到總統之上的媒體氛圍。是可忍孰不可忍?蔡英文可忍,台灣人民可忍嗎?
依媒體報導,習大大在會場中,正眼也不看宋一眼,全然不假辭色。宋楚瑜還沾沾自喜向國人報告,與習大大談了十分鐘!中共國台辦馬曉光接受記者訪問,立刻打了宋的熱臉說:「不過在會場的休息室進行了簡單的寒暄。」
可悲的不是宋楚瑜,而是台灣人。蔡英文竟派出這樣的人,難道忘了謝文定等人的「威權履歷」事件了嗎?哀哉蔡英文、哀哉台灣人。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6年11月14日 星期一

兩個黨國搶孫逸仙的骨頭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兩個黨國搶孫逸仙的骨頭

2016-11-15 06:00

美國大選結束,川普贏了,共和黨贏了。全球注目的焦點是:川普會把美國帶到哪裡去?全球政治結構會不會翻轉?世界局勢會面臨如何的變化?反而大敗之後的民主黨的走向,較少人關切。
希拉蕊敗給川普之後,民主黨的全國委員會舉辦了第一場黨員大會,臨時主席Donna Brazile對著一百五十個黨工夸夸大談,如何懷抱希望向前走向勝利。冷不防一位黨工Zach站起來開砲。他說:「憑什麼我們能信任你這個主席可以帶我們完成使命?你們支持一個有瑕疵的候選人,你的朋友(前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Debbie Wasserman Schultz)搞出這個烏龍只為了你們自己的私利。」接著說:「你們就是問題中的一部分。你和你的朋友可以安穩老死,我們卻要為全球暖化折壽,你和你的朋友製造了這個局面,使我們早死四十年。」說完收拾了東西扭頭走人。(見The Huffington Post報導)據另外媒體透露,桑德斯有意派人進駐黨中央。
這個新聞對我們的重點,不在美國民主黨能否浴火重生,也不在其後續的鼎革與發展,而是看看敗選後的民主型政黨如何因應敗局;只要比對潰敗之後的台灣之中國黨,就看到兩黨截然不同,落差極大。
美國民主黨內沒有馬英九、吳敦義、郝龍斌、洪秀柱、連勝文之流的禿鷹、權貴,所以權力班子容易替換。國民黨則不然,即使只剩如碎屑殘羹的黨權,還是這些那些敗軍之將們的禁臠,非吃光抹盡、與爾偕亡不可。為了爭搶黨主席的位置,不惜犯台灣人的大忌,與中國的「一中」唱和,做為取媚的籌碼,做為反台獨的本錢,做為繼續把持黨的憑藉;這原是黨國本質,並不出人意表。值得觀察的是,應負敗選全責的主席、副主席們死抱權柄不放也就算了,竟然黨工中一個Zach都沒有:沒人出面痛斥,沒人要他們負責,也沒有人要他們下台。當然也或許國民黨內已無Zach立腳之地,早統統推出午門斬了。全黨只剩下競相逐利的末世現象:上焉者爭黨產、黨權,下焉者爭薪水、退休金,而黨國體制文風不動;永遠的外省權貴集團。
國民黨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還要跟共產黨搶孫逸仙。看這兩個黨國互爭孫逸仙,就好像看到兩隻狗啃食埋在地下九十多年的老骨頭。國民黨的「國父」也好,共產黨的「先行者」也好,孫逸仙留下來的兩個黨國,一個肆虐於中國,一個荼毒於台灣,搶什麼搶?中國人甘受共產黨的統治,那是中國人的事,好在台灣已掙脫黨國魔掌,中國黨不在地化,也無再起的可能。
共產黨已打敗國民黨,中華人民共和國已取代中華民國,孫逸仙的老婆宋慶齡早就指控蔣介石是孫逸仙的叛徒,是非成敗已定。台灣人民橫眉冷看兩個黨國即可,反正民主自由的台灣路要自己一步一腳印走出來。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6年11月7日 星期一

轉型正義難不難?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轉型正義難不難?

2016-11-08 06:00
轉型正義難不難?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
先說難。黨產條例通過,黨產會成立運作,最大的阻力不是中國黨,而是司法。如果國民黨不是連立院連署門檻都不夠,黨產條例送大法官會議,以大法官的組成顏色,老實說很可能早就掛了。
黨產會凍結國民黨銀行帳戶,國民黨提出行政訴願,其實不必在法條上參詳,行政法庭一定判國民黨勝訴,黨產會再訴願,前景也不樂觀。這是台灣司法的本色,也是「法院是國民黨開的」的真諦。
國民黨霸凌台灣六、七十年,不是玩家家酒,不是溫良恭儉讓,像撒旦的點魔棒,天天點、日日點之下,把所有的全點化為姓「黨」的;軍公教特法院的黨化,幾乎淪肌浹髓,非成為附隨組織不為功。至於國家名器,在在彰顯黨國幽靈,又何足道。
黨產會踢到鐵板,是事之必然。我們看看國民黨行管會主委邱大展怎麼說的,他說:「感謝高等行政法院法官迅速做出決定」,而且還說:「顯示法院贊成國民黨的看法,也認為黨產會凍結國民黨財產是違法的,代表國民黨的原來主張是正確的。」既速且確,像不像行政法院的記者會發言?這種一鼻子出氣,並不稀奇。清算國民黨的黨產,等於要了國民黨的命。馬基雅維利早就指出:「至關重要的是,不要妄動別人的財產,因為人們對於失去父親要比失去父親的遺產忘得快。」踐踏老蔣、小蔣遠不如失去黨產重要,國民黨與行政法院搏命反撲是當然的了。
黨產會了不了解台灣司法之惡?主委顧立雄說:「法律訴訟對於一個律師而言,勝敗乃兵家常事」云云,顧主委可能太天真了。法務部長邱太三早說過,七成法官不喜歡綠的。黨產會打官司注定凶多吉少。法院為了對付台灣總統陳水扁,可以捨明文的「法定職權說」,閉門造出「實質影響力說」;而顏大和可以一不作二不休的駁回郭瑤琪的非常上訴。法院充斥的是蔡守訓、越方如們,司法勝負豈是兵家常事?
轉型正義難不難?司法改革難不難?難難難!
至於不難,也有說乎?民進黨立委在立院質詢,指出陸官校歌完全是黨歌,公然歌頌「黨旗飛舞」,還要為「革命的黃埔」續命。最無恥的是那些退將,指立委想法是「意識形態論」,渾不知黨歌才是貨真價實的黨國意識形態。前國防部長高華柱則以「尊重歷史」當藉口,國民黨史已掃入垃圾桶了,難道不知道當下軍餉是台灣人民的血汗錢!
其實,只要行政院下令國防部,校歌馬上可改;這個轉型正義不用花錢,也不怕反噬。然而,更大的黨歌是現在沒有法源的所謂國歌。也不必動憲法本文,民進黨政府一紙命令即可以還正義於全民。易如吃蛋糕的轉型正義不做,侈談什麼空中樓閣的司法改革?人民只問,民進黨執政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6年11月2日 星期三

林孟皇回應《我們的憲法,我們的司改!》

自由廣場》回應《我們的憲法,我們的司改!》

2016-11-02 06:00

◎ 林孟皇
本人於十月三十一日在貴報發表〈給許宗力院長的公開信〉一文,翌日金恒煒先生在〈我們的憲法,我們的司改!〉大作中,對於拙文多所指教。謹借貴報一隅,回應如下:
第一,金先生質疑本人先後給總統、院長公開信,是服膺政從上出,把改革希望寄予上位者。然而,公開信是將內容公開發表,無非希望更多讀者瞭解,自然具有宣揚理念的作用,筆者真正的目的,是與社會大眾對話。
大陸流亡作家余杰曾說:「台灣是一個分裂社會,但其分裂本質並不是省籍、族群或政黨歸屬的差異,而是臣民、公民兩種身分的對立。」而筆者在所撰寫的《轉型正義與司法改革》一書中,也特別強調:「我們生活在有幾千年歷史的華人社會中,如果沒有對這文化有足夠地認識與理解,並深刻省思它可能無時無刻地影響著我們的思考邏輯與價值判斷,又如何擺脫這威權文化幽靈的糾纏?」這也是筆者倡議司法權具有抵抗「多數人暴政」,以及法律人應與公民社會開展對話,共創憲政民主文化的原因所在。
第二,福山在說傳統中國是第一個建立非家產制現代國家的同時,也指出:「儒家認為規範人們生活的基準應該是道德,不是法律,法律比較像是仁慈的統治者所賜予的禮物,政府只是用它來行使權威與維護公共秩序,因此直到今天,法律從未成為約束政治權力的根本力量。」而筆者並未讚揚傳統中國,反而稱許台灣成為少數將政府權力關進制度籠子的華人社會,並希望許院長善盡「憲法守護者」之責。
第三,金先生所提「台灣人民要思考台灣如何進行真正的轉型正義」,筆者非常贊同。因為台灣雖然歷經威權統治,但未曾透過審判來探尋歷史上的爭議事件,重現罪惡的過往,儒家三綱五倫的和諧與尊卑文化、科舉取士的「官本位」價值觀、法律刑罰化等威權意識,未曾遠離我們的日常生活。因此,唯有推動轉型正義,讓歷史在司法正義的過程中,扮演「法官」的角色,我們才能走出認同混亂、價值迷失的泥淖,並讓法律人記取教訓,做個有歷史記憶的法律人。
還望金先生體察筆者的真意!
(作者為台灣高等法院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