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民進黨對得起彭明敏們嗎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民進黨對得起彭明敏們嗎

2017-12-14 06:00

一九六四年彭明敏、謝聰敏、魏廷朝發表〈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楬櫫「公投—制憲—入聯」的訴求,遂而成為台灣本土運動的主軸。為了完成夙願,綠營支持者無怨無悔、出錢出力,終於盼到民進黨全面執政。我們可以毫不遲疑的說,沒有半世紀以上台灣人民的打拚,沒有今天集權力於一身的蔡英文。
民進黨回報人民的是什麼呢?十二日「公投法」三讀通過,民進黨冷酷無情的閹割了「公投制憲」的命門,可笑的卻留下「入聯」的尾巴!毛之不存皮將焉附?沒有先「公投制憲」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如何可能「入聯」?「入聯公投」根本是笑話。民進黨幹的是出賣與背叛的勾當,台灣人將永遠壓在外來殖民的政治架構下,翻身無門了。
公投法的功能固然不只是公投而已,但再強調一下,「公投」是台灣出頭天的繫命所在,也是台灣人死命爭取公投的唯一動因,「蔡公投」因之身殉。民進黨對得起彭教授、蔡委員們嗎?
中國國民黨的「鳥籠公投」,不為別的,就為擋公投制憲,擺明是陰謀。這次公投法三讀,國民黨袖手不杯葛,因為完全符合一貫的陰謀。民進黨的公投則徹頭徹尾是陽謀,赤裸裸的就是假公投之名行反制憲之實。最明顯的就是案前案後反覆強調的那句話:「公投法只是程序法」;黨團總幹事劉櫂豪說得最白:「公投法只規定程序事項,至於公投事項應遵照個別法律進行,變更領土、制定新憲法……,應該回歸憲法本文」云云,欺瞞性十足。
民進黨的意思很簡單,認定公投法不是制憲的程序法;不讓公投與制憲掛鉤,形同唾棄彭教授以下所有「公投制憲」者的心血與努力!蔡英文最自豪的一句話是:「打破鳥籠,還權於民」,確實,公投法的門檻大降、人民有權提案是事實,但人民當家作主的制憲公投權橫被剝奪。憲改能成案嗎?門檻有打破嗎?沒有沒有沒有!依憲法增修條文,修憲是由立院提出,人民沒有置喙的餘地,而修憲門檻高達國會席次四分之三,比鳥籠公投還鳥籠。所謂「制憲回歸憲法本文」,即行不得也,這就是民進黨把公投法定位為程序法的原因,從而造成領土、國號等公投的空洞化。
公投法通過之後,哪個政黨最歡欣鼓舞?國民黨樂透了,從此擺脫阻擋公投的罵名,久久長長背負「反公投」的包袱,終於交給新守門人民進黨,國民黨黨國的底線依然固若金湯,還可祭出新公投法對付執政的民進黨,天下竟有這樣的好康!這還不是民進黨最大的致命點,民進黨必須思考公投法是不是自掘墳墓法?很明顯的政治效應有二:一是挺綠不遺餘力的鐵桿支持者收回了對民進黨的信任,台灣本土社團的聯合聲明只是開始,雙方歷史共業的臍帶關係會不會一一斷裂?其次,挺綠選民眼見心血澆灌的本土政黨竟而不顧理念、放棄初衷,還背後插刀;結果會不會哀莫大於心死而成為冷漠的旁觀者,冷看民進黨自生自滅?甚或可能成為民進黨內殺傷力最大的批判者?「自己國家自己救」,民進黨沒份了。
反正明年選舉就見分曉,民進黨剉咧等罷。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The DPP must implement the law

The DPP must implement the law

By Chin Heng-wei 金恒煒
The Act Governing the Handling of Ill-gotten Properties by Political Parties and Their Affiliate Organizations (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 and the Act on Promoting Transitional Justice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 sounded the death knell for the 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KMT). One deprived it of its assets; the other shattered its claim to legitimacy. Having lost its foundation and superstructure, the KMT party-state system is finally falling apart. The question now is how the party is dealing with this change.
On Nov. 24, its 123rd anniversary, the KMT organized a mourning event for the dying party at which five of its former chairpeople — Lien Chan (連戰), Wu Poh-hsiung (吳伯雄), Ma Ying-jeou (馬英九), Hung Hsiu-chu (洪秀柱) and Eric Chu (朱立倫) — along with KMT Chairman Wu Den-yih (吳敦義) sang the National Flag Anthem. With their mournful and sorrowful looks, they all looked as if they were singing a funeral dirge.
Given the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s (DPP) legislative majority, passing these two acts was not difficult; the difficulty is enforcing them and delivering on President Tsai Ing-wen’s (蔡英文) pledge “to this land and its people.”
Transitional justice is far more difficult than handling illegal party assets, and includes many political challenges. The focus now must not be on the empty threats of Wu Den-yih, Lai Shyh-bao (賴士葆) and their ilk, but on whether the DPP will flinch, say one thing and do another, or if it has the courage and ability to follow through.
The transitional justice act has just been passed, but the government is already making blind statements. This is worrying for several reasons.
Veterans Affairs Council Director Lee Shying-jow (李翔宙) is openly resisting, saying: “Chiang Kai-shek’s (蔣介石) statues, pictures and other commemorative installations at veterans’ homes will not be removed as a result of the transitional justice act.”
The elimination of authoritarian symbols is already enshrined in law, but Lee is still talking about “the honorable Chiang (蔣公),” as if he were publicly trying to undermine the law. Is the DPP’s legislation fake?
Second, will all the 196 Zhongzheng (中正) roads and streets in Taiwan and the 30 schools called Zhongzheng or Jieshou (介壽) — both referring to Chiang Kai-shek — have to change their names? Of course they will, that is just following the law.
DPP caucus whip Ker Chien-ming (柯建銘) is interpreting the law to lessen the blow, saying that “the names of roads and schools have existed for decades. They represent this road or that school and have created an emotional bond with local residents and alumni. There is no way they can be changed just like that.”
The transitional justice act clearly specifies that the authoritarian period began in August 1945 and that it will resolve decades of authoritarianism. Should emotional bonds be allowed to override the law?
The authoritarian party-state has ceased to exist and the only thing remaining are its symbols. If the nation cannot rid itself of these symbols, how can it rid itself of the authoritarianism they represent?
Third, some family members of 228 Massacre victims are using the excuse of a waste of public resources to delay the renaming of streets. What are they talking about? If the nation is to implement transitional justice, of course there is a price to be paid. Why else would it be necessary to pass legislation to do so?  
 Chin Heng-wei 金恒煒
Finally, Chiayi Mayor Twu Shiing-jer (涂醒哲), of the DPP, said that the city would not change the name of Zhongzheng Road “for the time being;” Changhua County Commissioner Wei Ming-ku (魏明谷), of the DPP, said that he would “listen to what the public have to say;” and Taoyuan Mayor Cheng Wen-tsang (鄭文燦), also of the DPP, said that the “Cihu Memorial Sculpture Park will not be closed.”
There is a law in place, and city mayors and county commissioners should simply implement it. What is this talk of “not for the time being” and “listening to what the public have to say” and not closing Cihu park? Not making these changes breaks the law and carries a fine, and not only that, city residents can file lawsuits.
According to the transitional justice act, only the Transitional Justice Promotion Committee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 can make the decision to preserve historic relics representing injustice, and it is not something that local government heads — in particular members of the DPP — can interfere with at will.
The ill-gotten party asset and the transitional justice acts are key to unlocking the doors of the party-state cesspool.
Since Pandora’s box has already been opened, the DPP has no choice but to push forward.
Chin Heng-wei is a political commentator.
Translated by Tu Yu-an and Perry Svensson
This story has been viewed 1159 times.

This story has been viewed 1158 times.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哲學星期五@台北】―「面對獨裁者的態度─胡適與殷海光」―2017/12/15 (五) 19:30@慕哲咖啡館

【哲學星期五@台北】―「面對獨裁者的態度─胡適與殷海光」―2017/12/15 (五) 19:30@慕哲咖啡館

隨著2017年12月5號《促轉條例》三讀通過,全國的中正路或是中正紀念堂的改名或園區運用,或是如何面對威權獨裁記憶,又重新被關注。台灣所稱的蔣中正,外國人稱為蔣介石,受惠於冷戰時期(1947-1991)的結構,蔣介石在盟軍託管的台灣實施軍事戒嚴,限縮人民言論自由造成白色恐怖,企圖建立帝王式的世襲傳位體制,而非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蔣介石以無望的「反攻大陸」作為口號,虛構中國國族主義認同,對內進行嚴密監控,卻諷刺地自稱為「自由中國」以有別於一個鐵幕中的「共產中國」。儘管台灣已經解嚴30年,代表蔣介石的中正路、中正紀念堂,目前仍然還被官方所「紀念」著。

台灣人民在面對獨裁者所建立類殖民統治下,以及採取了順從或反抗,有卑躬屈膝、搖尾乞憐,也有不畏打壓、從容就義結反抗,威權統治不道德地考驗著所有的人性。胡適(1891-1962)與殷海光(1919-1969)兩位都是外省人、同為自由主義者,面對蔣介石的威權統治各自選擇了不同的態度,從吳國楨案到雷震案,開啟了一連串國家的民主自由論辯以及影響到〈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人民自決的討論。

即使1987年解嚴、2000年政黨輪替、2016再次輪替,儘管國民黨的消退,台灣並未完全脫離威權象徵下的獨裁幽靈,台灣仍深限於荒謬的中華民國體制當中,威權幽靈依然揮之不去,遑論有更大著中國獨裁虎視眈眈,台灣人民在威脅與張惶中,會變得更加世故投機而保守?還是會繼續堅持民主自由與人民自決?

本周2017/12/15(五)晚上7:30【哲學星期五@台北】邀請金恆煒校長主講以及薛化元教授與談,一方面重新爬梳胡適與殷海光這兩位自詡為自由主義者在面對獨裁者時態度上的差異;另一方面,在民主社會中,風骨並不專屬於知識份子、讀書人,而是屬於每個公民,透過風骨之辨,用以印照古今、針貶現實、惕勵自我,自問:面對充滿獨裁者遺緒的台灣,我們是否缺乏了一種態度?

(感謝【青平台】、【慕哲咖啡館】贊助場地,本活動自由入場、無需報名;無強制性消費,但是鼓勵大家在店內消費。)

【時間】 2017年 12月15日 (五) 19:30–21:30
【地點】 Café Philo 慕哲咖啡館 地下沙龍
【地址】 台北市紹興北街 3 號 B1
     (捷運板南線,善導寺站 6 號出口)
【主持】 沈清楷│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
【主講】 金恆煒│凱達格蘭學校校長
【與談】 薛化元│政大歷史系教授

【主辦】 哲學星期五志工團、青平台,慕哲社會企業
【策劃行政】廖健苡、吳豐維、黃昭華、梁家瑜、葉浩【海報設計】徐名慧、楊郁婷、林亭萱、徐清恬

【開場主持】廖品嵐【錄音】汪業政、汪業翔【攝 影】梁家瑜、楊依陵、黃謙賢【直播】林士傑【摘要】賴韋蓁、林安冬、江博緯【網管】黃昭華【行政協力】黃彥傑、獨角獸

【參考資料】
●〈《面對獨裁》書成自記〉(金恆煒)
●《面對獨裁:胡適與殷海光的兩種態度》(金恆煒)

【哲學星期五Facebook粉絲頁】
【哲學星期五官網】



2017年12月7日 星期四

王丹贊成「中正」改名:「徹底埋葬那個體制的殘留」

王丹贊成「中正」改名:「徹底埋葬那個體制的殘留」

2017-12-08 11:17聯合報 記者楊德宜╱即時報導
王丹。聯合報系資料照
王丹。聯合報系資料照
立法院三讀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外界質疑學校的校名和路名有「中正」二字是否要改名,引起討論;六四學運領袖王丹在臉書表示,去「中正」二字有必要,例如他曾服務過的國立中正大學,「改名為國立自由大學,也挺好的」。
王丹表示,台灣很多人在討論「中正」改名的事情,大部分人覺得太麻煩,沒必要。但他認為,跟當初威權體制的建立所用的人力、物力相比,用這樣的方式宣告徹底埋葬那個體制的殘留,其實並不麻煩。如果因為怕麻煩,而選擇輕輕放下過去,這樣的心態,會讓「過去」很可能不會過去。
他說,既然當初用這些名字是很刻意的,那麼現在清除這些名字就是必要的。「我曾經服務過的國立中正大學,改名為國立自由大學,也挺好的」。

促轉還是促不轉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促轉還是促不轉

2017-12-07 06:00

「黨產條例」與「促轉條例」是芟夷中國國民黨的兩個天條:一個取消其黨產;一個取消其法統,黨國的「上層建築」與「下層建築」因之完全崩解。有趣的是,國民黨有什麼反應?
國民黨早於十一月廿四日在所謂一二三週年的黨慶時即召開了亡黨弔喪會,六位黨主席(沒有李登輝)包括連戰、吳伯雄、馬英九、洪秀柱、朱立倫及現任黨主席吳敦義齊唱「國旗歌」,每一位都哭喪著臉像是合唱喪歌。「哀以思」的這段歷史性的一幕,觀者不妨「弔者大悅」一番。
以民進黨在國會絕對優勢,通過這兩個條例,不是難事,困難的是接下來如何執行?如何兌現蔡英文「對這塊土地與人民」的承諾?「促轉」遠比「黨產」的難度高得多、大得多,還要經歷許多政治工程的考驗。觀察的重點,不在國民黨如吳敦義、賴士葆之流的虛言恫嚇,而在執政黨會不會龜縮?會不會左言右行?有無勇氣、能力承擔?促轉條例甫通過,我們已看到執政團隊的理盲言論,不得不令人質疑。舉幾個實例罷。
其一,退輔會主委李翔宙大言炎炎的公然抗命:「榮民之家的蔣公銅像或照片等紀念設施,不會因轉型正義而取消。」「清除威權象徵」既是森嚴法律,李翔宙到現在還恭稱「蔣公」?公然發表挖牆腳的言行?難道民進黨立法是假的!
其二,全台一九六條中正路/街、三十所以中正或介壽為名的學校,要不要改名?當然要,這就是依法行政。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竟為之緩頰、釋法,他說:「路名、校名已存在數十年了,象徵的是這條路或這所學校,而且早與在地人民、校友產生密不可分的情感…絕不可能說改就改…。」「促轉條例」已明文規定威權統治時期始於一九四五年八月,要解決的正是「數十年」的威權,難不成情感可以凌駕法律之上?黨國威權早已不在,只剩象徵;象徵不去,如何去威權呢?
其三,有二二八家屬用「浪費社會成本」做為緩改路名的藉口,更是不知所云了。要進行轉型正義,當然要付各種成本,不然何必立法?
其四,嘉義市長涂醒哲說「暫時」不會更改中正路名、彰化縣長魏明谷說要「傾聽民意」、桃園市長鄭文燦說「兩蔣雕塑公園不廢止」;既已立法,任何縣市長只有依法而行,豈有「暫時」、「民意」、「不廢止」的藉口?違法而不改,不僅有罰則,市民也可以向法院提出控告。注意,依法只有促轉委員會有權作「保存不義遺址」的決定,不容地方首長—尤其民進黨籍的—隨便置喙。
「黨產」與「促轉」兩條例是敲開黨國糞坑鐵門的鑰匙,黨國的潘朵拉盒子既已打開,民進黨只有拚命向前之一途。民進黨寄望委員會兩年內完成任務,當然是為了大選,一旦促轉不力或不成,反成為大選的利空,民進黨不要算盤只撥一邊。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7年11月29日 星期三

拆了鳥籠設下雷區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拆了鳥籠設下雷區

2017-11-30 06:00

「公投法」為什麼重要?人民受夠了代議政治的暴力,透過公投法可以把權力直接拿回到手中,人民可以自己當立法委員。但把「公投法」放在「公投─制憲─入聯」的脈絡中,則公投是完成台灣成為正常國家最有合法性及合理性的程序工程。中國國民黨之所以立「鳥籠公投法」,就是閹割公投法,使黨國體制永遠壓在台灣人民頭上。
那麼要問的是,民進黨執政了,為什麼公投法在立法院擺爛了一年多還不能進院會?民進黨的如意算盤是用「兩可」偷渡「兩不可」。「兩可」是什麼?一個是「投票年齡降到十八歲」,一個是「公投連署門檻下降」;「兩不可」又是什麼?一個是「不可修憲」,一個是「不可變更領土」。然而,民進黨不排審的原因,據說卡在投票門檻上。老實說這不是「公投法」的核心議題,門檻只要不是高到不合理的地步,是可以協商、讓步的,不要在次要問題上打轉而讓民進黨轉移了公投的重點,也就是說,不要為了戰役而輸掉戰爭。
公投法最重要的戰爭厥在國家定位。民進黨「公投法」修正版本中明文規定「有關憲法修正案之公民投票,應依憲法修正程序為之。」(第三十一條第四款)憲法修正程序見增修條文,修憲權只賦予立法院,人民不得置喙;尤其第十二條即是鳥籠條文,連立法院也基本修不成,明顯「違憲」!何況增修條文的修憲程序,完全背反主權在民的實質意義,也剝奪了「人民的權力」。
這裡再強調一次,「憲法」本文第十七條:「選舉、罷免、創制、複決」是「人民」的「權力」,不容立法院全碗捧去,再說,依增修條文,修憲須經立法院「提議」及「決議」,人民有而且只有成案後的「複決」權。我們固然不否定立法院有修憲權,但不過是修憲的「一個」管道,而不能是「一且唯一」管道,人民的修憲權必須還諸人民。
因此公投法修訂的法源,非明列憲法第十七條的人民創制權不可,否則大法官可以祭出增修條文,指修憲及變更領土專屬國會,人民無權過問;即使有公投法,人民也不能修憲。一旦創制權入法,就表示人民有修改並制定法律之權,不受增修條文的掌控。那麼再問,創制權包不包括憲法之修改?「憲法」並沒有明文規定不可,而增修條文第一條、第十二條也不能為否定的依據。
政治會變成魔術,一旦權力在手,就可以把大象變成空氣;「公投法」就是例子;國民黨把公投法變成鳥籠,民進黨打算拆了鳥籠卻又設了雷區。但是誠如《自由中國》被封前的最後社論題目〈大江東去攔不住〉。台灣要成為正常國家,是擋不住的民主浪潮,民進黨不要妄圖用「兩可」挾帶「兩不可」。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習大大的「兩岸」跟屁蟲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習大大的「兩岸」跟屁蟲

2017-11-23 06:00

中共十九大的重要成就,就是打造習近平加冕封號成為「新時代的領導者」;早有媒體指出習近平要做毛澤東第二。習近平把自己擺放到與「舊時代」的毛主席同一位階,過去是「毛主席萬歲」,今天是「習主席萬歲」,這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習主席既已萬歲,北京外國語大學黨委書記韓震在《求是報》(按,像不像蘇聯的《真理報》!)上的文章〈中國才是當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當然不是「笑話」!果然,台灣的《風傳媒》馬上如響斯應的刊出石之瑜的文章〈中共的民主自由超過民進黨〉,乖乖,今天台灣的「教授」要與中共「黨委書記」隔海唱和,一個明捧、一個暗讚,有趣!
不必多談,只引一個重點,看看韓、石兩人對民主的「基本精義」的闡釋有多雷同。
石之瑜的文章在揚共批台,抨擊民進黨。他說:「民進黨的基本決策壟斷程度非常高,甚至比共產黨高,跟是否投票產生並無必然關係。」再看韓震說法:「民主更不等於『一人一票』,其存續發展的前提條件是社會基本穩定和存續發展」。石之瑜認為「一人一票」下,民進黨執政比共產黨壟斷程度還高!石之瑜的下一句話更有趣,他說:「台灣人民擁有(的)權利,壟斷者可以隨時建立新規則,選擇性的加以限制或侵犯,甚至比不上大陸人民的權利來得穩定。」與韓震全力支持習大大的「穩定壓倒一切」,豈不是完全相同?
石之瑜是小小咖,鬧笑話也就算了,黨國之子馬英九到今天還抱著「化獨漸統」的骨罐子不放,才叫可憐。NHK說:台灣年輕人早已天然獨了,馬英九竟說:「兩岸要不要統一,應該由兩岸人民來決定。」馬英九是特務出身,一向反直選、反民主,不贊成用「一人一票」的方式產生市長、總統,今天不得不自己打臉說:「台灣是自由社會,想不想與大陸統一,人民有投票權」云云。即使馬英九也得承認「投票」是最後依據。那麼要問的是,中國人民有自由投票權嗎?沒有自由投票權的中國人民如何與有自由投票權的台灣人民共同做政治決斷?更何況台灣的「公投法」正在補正中,中國人民有公投法嗎?
儘管台灣人民有投票權,馬英九仍祭出黨國的最後壓箱寶—他們的憲法—來呼應習大大的「祖國統一」。馬英九表示「台灣獨立」不可行,因為中華民國憲法不允許云云。這裡有兩個問題,先說小的,再說大的。小問題是,台灣人民投票的法源來自中華民國憲法,中國呢?中國人民早就否定了中華民國憲法,兩岸是一邊一國,已沒有「共同」的憲法基礎,如何共同決定?其次,中華民國憲法是外來殖民憲法,所謂的「中華民國憲法」其實比「中國是最大民主國家」的笑話還大。在韓震、馬英九、石之瑜們的跟屁聲下,烘托台灣當務之急三件事:公投、制憲、加入聯合國。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