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9日 星期一

賴清德小心不要成為蔣介石第二!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賴清德小心不要成為蔣介石第二!

2017-06-20 06:00

中共現在一定很高興,在中南海喝香檳、彈冠相慶。原來台灣如此不濟,不過收買了一個巴拿馬,島內馬上浮現蝴蝶效應,「親中」、「和中」、「友中」全盤出籠,且全出自所謂獨派執政黨內的直轄市市長之口。
尤其台南市長賴清德,可說勇冠三軍。三年前到中國還口口聲聲表示「台獨是共識」,現在(市府代發文字版本)改口說廢除「台獨黨綱」不能解決問題,接受「九二共識」也不能解決問題,重要的是台灣人民要不要接受「一國兩制」而已。(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7-06-19/89732)「一國兩制」其實是技術性的政治安排,背後的核心基礎「一個中國原則」,才是硬道理。
先更正賴清德在論述中所犯的嚴重錯誤;賴清德斷言「兩蔣時代是反中」,根本是昧於事實的胡說。蔣介石「反共」,但「親中」。兩蔣口口聲聲「大陸同胞」,年年文告強調「反攻大陸,解救同胞」,蔣從不「反中」。且舉兩個史實證明。尼克森與中國建交時,周恩來告訴季辛吉,一九五八年美國要放棄金門,完全切斷台灣和大陸的關係,但是台灣和大陸領導人「合作化解(國務卿)杜勒斯的此一努力」。兩蔣何曾反中?第二個證據與上述史實相關。蔣介石死了,毛澤東在自己臥室私下為蔣舉行了個人的追悼儀式,就是感念蔣介石不走「兩中」之路。賴清德強調「親中」,小心成為「蔣介石第二」。
賴清德不知兩蔣,也不了解中國的「一中」。面對中國無孔不入的壓力,賴清德妄想用「善意」解除炸彈的引信:一方面要求中國釋出善意,「不應該只給台灣一條路走,而且強要台灣接受」;一方面「我們對中國伸出友誼的手」。「善意」竟是賴清德自詡解決台灣、中國問題的新進路。難道沒聽過海耶克(F.A. Hayek)的教言:「通往地獄的路,都是由善意鋪成。」
他反斥馬英九的「傾中」,因為沒有著墨台灣地位;他也不支持李登輝的「兩國論」和陳水扁的「一邊一國」,固然都以台灣為核心,但跟中國關係一刀切,不符合他的「親中」路線。
賴清德自認高明的第三條路,據其表述為,「不只以台灣為核心,也著墨與中國的關係」云云。問題是,「台灣主體」與「一中原則」是積不相容的兩個政治訴求,一手台灣、一手中國,媒合大法赫然竟是「善意」!中國的打擊是不會停的,非完成「一中原則」不為功;台灣不只要有反抗、抵禦策略,還要在中國百般強壓下,依然屹立不搖的大戰略。台灣的憂患不在中國,而在台灣人民能不能選出強而有智慧的領導人。尤其在艱困時刻的今天,台灣不能靠只會向中國拋媚眼的的嘴砲政客,他們除了無能、無知、吹牛之外,還有什麼能耐。
我們需要怎樣的政黨?怎樣的領導人?已到了非做出抉擇不可的急迫時刻!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7年6月13日 星期二

公投法是人民的權力



公投法是人民的權力

資深專欄作家,也是總統府資政辜寬敏的妻子王美琇,11日舉行新書發表會,書名是《蓄勢:為受困的台灣》。王美琇點出執政困境,其中一項就是公投法,還說如果民進黨立法院下會期不讓公投法修正案通過,下次選舉就謝謝再連絡。
資深媒體人王美琇舉行新書《蓄勢:為受困的台灣》新書發表會,但卻不見她的先生總統府資政辜寬敏。王美琇笑說,辜寬敏沒現身,因為怕來了變主角,對太太不好意思。
王美琇還說辜寬敏很可能會當場批評總統蔡英文施政,所以不來也好。不過話雖如此,王美琇自己也對民進黨政府遲遲沒通過公投法修正,說了重話。
辜寬敏妻子王美琇:「民進黨的立委竟然在電視上說,因為公投法的通過會引起國際的緊張,民進黨下個會期,如果不讓公投法通過,我們大家看著辦,下次選舉就謝謝再連絡。」
凱達格蘭學校校長金恒煒:「國際的壓力、美國的壓力,也不會壓到蔡英文身上,說你不能實行公投,蔡英文說公投法不是我的權力,也不是我的責任,是人民的權力、人民的責任。」
辜寬敏妻子王美琇:「但是我想請問大家,中國有在維持現狀嗎?沒有啊。」
王美琇和金恒煒都喊出趕快修正公投法,否則獨派下次選舉很難再力挺民進黨。王美琇還說蔡總統執政7個多月,民調大幅滑落20多個百分點,是因為她的個性太保守,例如維持現狀,不只台灣民眾不埋單,中國也沒打算奉陪。
辜寬敏妻子王美琇:「他們一天到晚在改變現狀,它的潛水艇在台灣繞一圈,以前從來沒有過,國際上全面地封殺台灣,比以前更惡劣。」
王美琇呼籲蔡政府硬起來,早點通過公投法,進一步完成台獨公投,捍衛台灣主權,不能再拖延。
民視新聞黃柏榕、陳威余、周寧台北報導 2017-06-11

2017年6月12日 星期一

中國怎麼「親」?!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中國怎麼「親」?!

2017-06-13 06:00

五二○之後,台灣政壇突然聒起了「捧中」的蛙鳴聲,高雄市長陳菊公開鼓吹「和中」、台北市長柯文哲揭出「友中」、桃園市長鄭文燦也說「和中」、台南市長賴清德則說「親中」,而總統府立刻聲明與政府同調。這種種論調的前提固是「愛台/保台」。問題是,李明哲被中國無法無天扣押九十天的此刻,聽到「親中」和「友中」,豈止令人不悅!只能問:這是什麼話?
專欄作家李筱峰寫了文章,為這些說法找出合理解套論述,當然,我們知道說者、解者都是向中國遞出橄欖枝。李筱峰說:「我們釋出善意,但能否實踐,非我一廂情願,必得中國一起來實踐。」李筱峰點出「一廂情願」,其實已預留了退路;聖誕禮物送到門前,要等對方的善意回饋了。
先提一個理論。政治哲學家史特勞斯(Leo Strauss)特別彰顯馬基雅維利的歷史性貢獻,在於他「所關注的是事實性的、實踐性的真理,而非想像」,即重「實然面」而不取一廂情願的「應然面」。台灣與中國是赤裸裸的現實問題,善意的一廂情願,如果能達到目的,也就不是一廂情願了。
台灣與中國能否如英國與美國?這是筱峰兄的比喻。首先,英國不得不承認獨立戰爭後美國成為新國家的事實;其次,英國與美國都是「民主」國家,能夠用「和平」方式解決爭論;第三,兩個國家都屬新教,沒有宗教上你死我活的對立;更重要的是,美國取代英國成為強權,英國仍然受惠美國:一戰時英法同盟對抗德國,到二戰結束後,同盟關係沒有改變,背後全靠美國的支持力量。
最後,大略解釋一下筱峰兄所說的「做為主詞的台灣是主體,做為受詞的中國是客體」云云。這是文法上的位格,完全不能夠挪用到解決中國所強調的「一中原則」。誰是主體、誰是客體?台灣與中國的僵局,就是兩個「一廂情願」的對撞。現在看來,民進黨或親綠的市長們要退兵三千里來言和。
退兵有用嗎?
馬英九明的用「九二共識、一中共表」,暗中其實完全投合中國的「一中原則」。中國滿意嗎?如果滿意,洪秀柱就不必更進一步要「深化」為「一中同表」來全盤投降了。中國只會一步一步逼台灣到「投降」的絕境,從WHA的打壓、國際空間的壓縮,到李明哲的被捕及最近最高學術界學者被刻意「原機遣返」的污衊。台灣的善意不過是與虎謀皮。至於用「聯邦」解消「一中原則」,更是痴心妄想。
救台灣的不是親、和、友,而是對抗策略、自強策略。美國的中國研究學者林培瑞(Perry Link)形容崛起的中國,曾有「水晶燈裡的巨蟒」的妙喻。台灣人看到「水晶燈」而「親」而「和」而「友」,小心被巨蟒蠶食鯨吞了。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7年5月15日 星期一

要「正晶」要「台灣學堂」,還是不要?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要「正晶」要「台灣學堂」,還是不要?

2017-05-16 06:00

民視經營權之爭已到了最後關頭;現任董事長郭倍宏與打出「自救會」的一方,拚到肉搏,雙方你來我往,刀刀見骨。這事件究竟怎麼看?簡單的問題或可以用簡單的方式回答:有郭倍宏就有「政經看民視」,就有「台灣學堂」;一旦郭倍宏被推倒,「政經看民視」註定閉幕、「台灣學堂」勢必關門。如此而已,豈有其他!
校長杜正勝清楚指出,「台灣學堂」的宗旨在提升知識,讓台灣人決定台灣的命運,不是交給別人。而「政經看民視」的主軸,節目主持人之一的彭文正揭示:「公平、正義、正直、良善、公投、制憲、獨立、建國。」兩個不同性質的節目,其實有共同的理念。從而展現出,執掌民視的郭倍宏之所以受到舊勢力反噬,完全因為翻轉了陳剛信過去掌控民視達十八年的「親藍親紅」路線。除了經營權之外,民視爭奪戰的核心歧見,在台灣前途的選擇!難怪與陳剛信同掛的常董陳清福,最恨鼓吹「公投制憲正名」的來賓曹長青,他說:「看到這個臉,我就轉台。」然而,「政經看民視」收視率高居同性質節目的榜首,可見「自救會」拿出來的什麼利益衝突啦、什麼虧本啦、什麼扯政府後腿啦,這個那個…,全是飾詞,觸他們逆鱗的是號稱「台灣的眼睛」的主張。
那麼,民視現有團隊的存在,具有什麼意義?蔡總統執政一年,郭董進駐民視也約一年,可不可以比觀?民視董座當然遠不能望總統項背。但從蔡總統週年感言,卻正好可以看到「台灣的眼睛」之重要,之不可或缺。
蔡總統接受《自由時報》的專訪,洋洋灑灑一席話,主要在闡釋執政工程面臨黑暗期的必然,最重要的一句是:「黎明前的黑暗。」蔡總統很坦誠,不諱言執政到今天,台灣仍處在「黑暗」之中;固然總統祭出「黎明」王牌,目的在化民怨於現在、寄希望於未來。
問題是,蔡總統這張支票能不能兌現?幾時兌現?蔡總統所開的支票,沒有日期,我們不得不反問:第一,黎明幾時會到?第二,又是怎樣的黎明?這是台灣人民的提問,也是做為第四權的民視叩問的重點。民進黨既已全面執政了,下一步呢?台灣人出頭天了,下一步呢?
在這個黑暗期,民視擔任的僅是照亮「黑暗」的燈塔角色。燈塔的光,區區而已,不過看來,至少照出那些紅紅藍藍魑魅魍魎的原形,是不是讓隱藏於後的更大隻不安?!其實,民視更重要的功能在於表達民意,針砭時事,導正執政的偏差,完善台灣人的天職而已。
沒了郭董,就沒了「正晶」、就沒了「台灣學堂」!要「正晶」還是不要?要「台灣學堂」還是不要?這不只是民視團隊的抉擇,更是台灣命脈所繫的抉擇。愛台灣的民視小股東們,團結起來,不可讓逆流得逞。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曹長青:蔡英文若做不好 2020推「郭彭配」

曹長青:蔡英文若做不好 2020推「郭彭配」

 2017-05-13 21:55

曹長青出席汪笨湖文集「笨湖精彩一生」與曹長青「罵讚台灣人與事」新書發表會。圖/張家銘
曹長青出席汪笨湖文集「笨湖精彩一生」與曹長青「罵讚台灣人與事」新書發表會。圖/張家銘
民視經營權之爭市場派與代表本土的公司派角力,18日委託書截止收件,之後將召開臨時股東會及董事會,對此,包括曹長青、彭文正、金恆煒等多位電視論名嘴、主持人、作家都疾呼要保住現有的董事長郭倍宏、副董王明玉率領的經營團隊,曹長青強調,若台灣人連民視都保不住,要如何保護台灣。
曹長青更提到,2020年,若蔡英文當總統做不好,「乾脆我們要郭倍宏配彭文正」。
前衛出版社近期出版汪笨湖紀念文集《本土原味 台灣心聲:笨湖精彩一生 》以及和曹長青所著《罵讚台灣人與事》二本新書,並為汪笨湖紀念文集三位主編:金恆煒,彭文正,曹長青在台北、台南、高雄、台中等四地的舉辦新書發布會及簽書會,首場簽書會今(13)日下午在台北舉行。
曹長青在會中發表短講,除了推崇汪笨湖,批評民進黨居執政多數但決心不足,並為民視現有的經營團隊發聲。
凱達格蘭學校校長、作家金恆煒率先短講時提及「汪笨湖的生前的兩個遺憾」,包括前總統陳水扁未能獲得平反,以及無法親見台灣獨立建國。
而在提及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發動禁食等行動推動公投法修正時,金恆煒也特別提到總統蔡英文不必為此負責,「因為這件事是台灣人自己決定」。
金恆煒表示,公投法修正案,雖然美國可以給壓力,「如果是人民發動的,跟總統沒有關係,總統也可以反對,但最後的決定還是在人民手上。公投法最大困難,我看過民進黨版本,它的法源寫的不夠好,沒有包括中華民國憲法寫到的創制複決,如果創複不放在公投法裏面就無效,國家定位無從改革」。
金恆煒表示,英國脫歐公投權力在國會不在公投,同樣如果公投法沒把法源寫在裏頭,大法官告訴你不能公投,最重要要求民進黨主政,把創制複決做為法源,希望大家不要忽略。他說,現在通過看起來困難,但還是要看人民力量有多大,看林義雄力量多大,能不能解決這樣的問題。「但如果民進黨不把法源擺在裏頭,不管公投門檻多低,都無法改變事情」。
金恆煒也不忘提及近來的民視經營權爭議。「最重要的是民視的事,支持民視現在郭倍宏繼續領導團隊,連署署名的人沒一個跟它有任何利益,大家都是要求走上正常國家」。
金恆煒批評,二十多來「台灣人出錢的電視台,從來沒替台灣發聲過」,但蔡同榮找郭倍宏是很好的轉折,但現在碰到這危機,希望危機能變成轉機。


金恆煒認為,推公投法補正雖困難,但重點要看人民決定,且創制複決應入法。圖/張家銘
他說,「如果我們失去民視,老實講我們電視機可以丟掉了,如果民視也沒有,我就不看CABLE TV了」,希望25日以後大家有好的消息,「希望大家能夠一邊看汪笨湖的紀念集,一邊看,一邊看彭P在那繼續主持」。
而在金恆煒講完後,接著發言的彭文正也以感性和幽默的言詞談到他從學者成為政論節目主持人,並且呼籲大家支持郭倍宏團隊繼續經營民視。之後發言的曹長青言詞則是更加犀利、辛辣。一開始他提到台灣走到今天不是因為太陽花「天然獨」,而是受到媒體而產生思想的改變。
曹長青並強調,自己最欽佩汪笨湖,最早用台語講世界大事,而且在高雄辦電視台,平衡「天龍國」,「今天汪笨湖大哥如果還在,他可以用台語講川普總統、南韓總統、法國總統,可惜他今天不在了」,懷念汪笨湖開創這段新的歷史。他也提到現場出席游錫堃「真正代表台灣人」,可惜上次選新北市長我們給的票不夠高,下次若游再代表民進黨參選新北市長,「我們讓他高票當選」,台下報以熱烈掌聲,游則是微笑以對。
旅居美國的曹長青也提到,台灣深受中國文化毒害,日前有2個政治人物,見蔡英文總統時九十度鞠躬,「如果在美國有哪個政治人物,這樣就下去了」,他也提到汪笨湖是英雄,在媒體用台語開講,在戶外開講,今天台灣找不到第二人,「如果將來台灣共和國建立封碑了,要有汪笨湖的名字,對不對」 ?
曹長青接著說,原本彭明敏今天要出席,但上午身體不太好,臨時無法出席,1964年彭明敏和他2個學生《台灣人民自救宣言》推出的口號:「拒絕共產黨,推翻國民黨」,第三條道路就是15個字,制定新憲法,建立新國家、加入聯合國」。50年前彭就敢喊,但今天在彭明敏這樣的英雄面前,民進黨的高層全是侏儒,都不敢喊這15個字,這15個字就是台灣不可避免的方向和命運。
他說,書中他也批評了李敖、馬英九、金溥聰,郭冠英,施明德這些「台灣該罵的人」,「包括星雲和尚,根本是假和尚,真國民黨」,「李敖的朋友警告我,李敖、施明德最容易告人,「我說他們如果告我誹謗,我跟他們官司打到底」,不要只會用誹謗官司來封他的嘴,李敖說自己五百年一千年的「中國第一」,寫了上千萬字,有能力用文字來辯論,如果打官司訛人、要錢,「那不是勇士,是懦夫」。
他也表示,一切和出版社無關,他完全負責,跟他們打到底,「絕不向惡人低頭」,如果他坐監獄,「請大家給我送個豬腳麵線」。
曹長青推崇台灣英雄:彭明敏、郭倍宏、陳師孟、金恆煒
「重點不是我的書,重點是民視」,曹長青話鋒一轉表示,民視現在是嚴重危機,他來台灣一個多月,各方勢力空前聯手要把主張獨立的郭倍宏、王明玉打倒,把《政經看民視》關掉,非常危險,「今天我就要說,如果台灣人保不住民視,你怎能保護台灣」?
他說,綠的人怎麼會不喜歡《政經看民視》,這不是綠的問題,「是中國資金大量進入台灣、香港甚至美國,這是事實」,現場直播的政論可能都是中國勢力在後面,民視有公開主張公投建國的董事長,「郭倍宏就是英雄,我就是崇拜英雄的人」,「我說台灣的英雄,第一就是彭明敏,第二就是郭倍宏,包括陳師孟、金恆煒,都是值得歌頌,台灣的英雄,為台灣說話,為本土發聲」。
曹長青說,3月26日汪笨湖追思會,現場非常興奮,要游選新北,六個直轄市全部變綠的,「2020年,若蔡英文當總統做不好,乾脆我們要郭倍宏配彭文正」,現場傳來叫好聲。
接著曹長青批評民視前總經理陳剛信「奪權」,並不忘呼籲,如果想幫民視,快想辦法打電話,身邊有的不要把委託書交給假的,「台灣人要保住台灣的民視」,為台灣發聲的平台與信念,並當場把服務電話背出來。
他說,民視有三萬多的小股東,佔60%以上,只要知道這消息,都會支持,他也批評爭奪民視經營權的對手是「兩混」:混水摸魚,魚目混珠,也提到機場捷運附近長庚醫院站有中國三十六計「毒害,非常反動」,台灣就給算計文化害掉。而第二十計就是魚目混珠,民視被中國文化毒害,在《自由時報》做廣告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根本不是綠色」,十八日見分曉,董事會誰拿多數,自然有董事會的權利,呼籲大家要保住郭倍宏、王明玉,「如果民視變了顏色,台灣的民主、自由、獨立會推遲若干年」。


曹長青呼籲台灣人民要保住本土的民視,若民視變色,獨立將推遲。圖/張家銘
曹長青也提到近來中華人民共和國早就不能代表台灣人民,今天的問題在台灣的內部。凱達格蘭基金會做了民調,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民調,認同台灣人的超過八成,認同中國人只有個位數,前年七月的民調,認同台灣和中國,簡稱「台中人」則是33%,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僅個位數。「我來台灣幾年,全台灣純種中國人就剩下一個連戰」。
「尤其太陽花學運後,國民黨35席綠73席,我們有權力改變國旗國號,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綠營完全執政」,但他說,現在的問題是「條件具備,沒有決心」,用「自由時報」和「民視」來推動,「確保台灣不被中國併吞是民視的最高原則」,創辦人蔡同榮曾說,民視不僅是商業電視台,是個有理想性的電視台,要培養台灣人民守土愛鄉的情感,「我們保護這樣的民視」。
曹長青接著提到,他上午聽到最新的消息,中共國台辦非常關心民視的消息,「要聯合各方力量把民視打倒,把台灣最重要的航空母艦炸沈」,這問題非常嚴重,他呼籲大家發揮螞蟻雄兵的力量,第一多寫文章聲援民視,讓大家知道失去民視是多大損失。第二是打電話給朋友,18日之前把委託書給「真正的民視」。
最後曹長青強調,他是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台灣走向台灣獨立是不可改變的,因為這土地是屬於台灣人民的,即使外省老兵也非常多認同台灣。「要看到新國家誕生,加入聯合國」。

2017年5月8日 星期一

民視「自救會」紅不紅?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民視「自救會」紅不紅?

2017-05-09 06:00

民視的所謂「小股東」現在集結成「自救會」,又在《自由時報》發了廣告;目的固然在抨擊或說打倒郭倍宏董事長的經營團隊,可是行文間又好像非得支持郭董不可!可見郭董堅護的台灣價值,已成為不能違背的天條。
首先,「自救會」承認他們與郭董「追求台灣自主目標相同」,換句話說,郭董秉持民視建台原則是無法反駁的,但他們自言反對的是「手段」;理由則在廣告文中特別用紅字標出,「以民視現在獨厚紅色背景人士所言:二○一九年獨立建國?勢將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置於不可測的未來」云云。
這裡可以分疏兩點。第一,這個「紅色背景人士」,明眼人一看即知影射「政經看民視」節目來賓曹長青。問題是,曹長青剛好是「自救會」高標「民主、公平、正義」原則的典型代表人士。曹長青之所以挺身扛起反中挺台的大纛,著眼的正是民主價值。自救會把「出身中國」但名列黑名單的反共人士曹長青偷渡為「紅色背景」,為識者所不齒。只能奉勸一句:不要與五毛一般下流。
至於說曹長青在節目上「惡意抹紅股東」。要問的是,這些股東有沒有在中國做生意?有沒有仰賴中共施惠下以特權在中國大賺統戰錢?這些股東有沒有與連爺爺、紅爺爺有姻親關係?這些股東是不是想回到又藍又紅、一衣帶水的陳剛信時代?繼續傾銷電視連續劇到中國牟利?若而不然,誰能抹紅!
第二點是質疑倡言「獨立建國」會「犧牲七百萬台灣人的生命」。與中共文攻武嚇的嘴臉有何不同?從朱鎔基的「天崩地裂」到張志軍的「死路一條」,「自救會」的恫嚇口徑,是不是依然紅字當頭?
其次,「自救會」批判「郭倍宏等僅以五%的少數股權,企圖掌控民視公司」云云,也令人失笑。組成「自救會」自稱「小股東」的,難道不正是藉由「少數股票」,「企圖掌控民視」?何況,民視建台之初,即定調「股權大眾化…,不必依賴財團,任其操控」。陳剛信可能連五%的股票都沒有,為什麼卻掌控民視達二十年之久!所以重點不在股票多少,而是不甘「綠皮綠骨」斬斷陳剛信的紅藍臍帶。
「自救會」殷殷以蔡同榮創辦民視之初衷為念,且引蔡同榮的座右銘:「我在民視的股權實在微乎其微,大家推選我擔任董事長,是因為我不貪不取,又把民視經營得那麼好;不但收視率最高、利益最多,並且是最本土的電視台。」這番話完全打臉「小股東」、「自救會」外,也證實郭倍宏是蔡同榮的衣缽傳人。
民視之爭,其實是「綠皮藍骨紅心」與「綠皮綠骨」的路線之爭;是台灣主體挺得住挺不住的歷史抉擇。民視的關鍵選擇,就是台灣未來的選擇,小股東們別打盹了。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7年5月6日 星期六

蓄勢》的精神面貌,就是台灣,就在台灣。

《蓄勢》的精神面貌,就是台灣,就在台灣。   金恒煒

  美琇要出新書,打電話囑我寫序,我答應得很爽快,但甫臨筆就後悔了。我政論寫了幾十年,愈寫愈覺得不好寫;替另一位政論家寫序,更難。因為同行,怎麼寫都怎麼對,也或許可能,怎麼寫怎麼錯。再說,美琇寫過的、批判過的,怒斥的、期盼的,都與我一致,甚至說,她未寫的、想寫的、希冀的,都與我一樣。我多一言不為多,少一言不為少。這就是難以為序的理由。不過一言既出,也僅能像胡適所說的:「只好拼命向前」。
  我常說作政論文章,可以「有我之境」,透過作者自身的「我」與讀者共同俯仰、共呼吸、同甘共苦,如梁啓超般「筆鋒常帶感情」。另一種是「無我之境」,作者宛如不涉入的第三者,冷冷的條分縷析,如雷蒙·阿宏(Raymond Aron)般帶着「一雙不動情的眼睛」。這是個人寫作風格的選擇,沒有優劣短長,也各有各的吸引人處。重點在能不能樹立獨一無二的風格而已。老實說,這不是那麼容易臻至的,誠如莊子所言,要達到「技亦近於藝矣」的地步戛戛乎難。至於政論能不能叩人心絃?得不得到讀者贊賞?有没有「深獲我心」?甚至引發風潮一呼百諾?至於指點的江山,能不能落實在政治發展的脈絡中而開花結果?等等等,卻是政論者的極大且不容閃避的挑戰。
  美琇的專欄文章長於在「有我之境」中說理,用感性舖陳理性,屬於娓娓道來的一類;每篇在《自由時報》披露,都是當天讀報時的先覩為快。她的文字獨樹一幟,明褒貶、論是非、寓期望,既斥佞妄,又立標竿,讀之可以悲可以樂,可以興可以立。更重要的是,美琇文字背後蘊藏的動能,不是「載之空言」而已,且有「見諸行事」的事功。
  且講兩件事為例,我或多或少都有參加;到現在想起來,還感受到那股力量的憤起。為了二○一二年的大選,辜寬敏先生與夫人王美琇發起「搶救台灣行動聯盟」,從二○○八年十月二十四日開始進行鄉鎮巡迴演講,舉辦了二百多場。兩年屐痕印遍三一九鄉鎮,其中的經營、擘畫與辛苦,我知之甚深。這個毅力與汗水交織成的台灣進行曲的過程,已收入王美琇二○一一年出版的《內在革命》中。如果台灣民主歷程,以每次民主大選當分期的座標,「搶救台灣行動聯盟」的鄉鎮巡迴演講,則是二○一二年民進黨引敗的告終,卻是二○一六年勝出的開始;播下的種子,總有收穫的一天。
  接下來的四年,就是《蓄勢》時期。《蓄勢》中所收最早的一篇是〈最後一里路在哪裡?〉(刊於二○一二年二月十二日;不計悼念黄昭堂的文章)「最後一里路」是蔡英文一二年的敗選演說,「檢討事實才能贏得下一仗」,作者此文志在找出敗選原因。最晚近的兩篇則是〈蔡總統可以再大膽一點〉以及〈司法改革所為何來?〉美琇之期待蔡總統的,除了教育部長問題、轉型義問題、領導力問題外,最强調司法改革;正見出美琇關心的連續性,或說關注司法陳疴不隡除的可驚可怕。二○一三年三月美琇以綠逗董事長身份,特別號召成立「破繭/檢行動」,網羅律師、學者及本土工作者,進行一連串的司法訴訟,最後的結果是這些烏龍辦案的政治打手檢察官一個也辨不到。為什麼?請看美琇〈請問司法院長和法務部長〉一文(見二○一七年三月十二日,《自由時報》)。司改是困難的政治工程,收入《蓄勢》中,呼求司改的,有連多篇文章;在司法改革的實踐重點上,美琇着力呼籲陪審團制的建立。
  我認識辜先生於前,結識辜太太美琇於後。亡友小說家郭松棻與我們聊天時曾說,魯迅晚期文風尖銳,鬥志昂揚,或受他的妻子許廣平的影響。當年劉備稱美諸葛亮:「孤之有孔明,猶魚之有水也。」美琇之於辜先生或辜先生之美琇,許廣平之於魯迅或魯迅之於許廣平,大概類此。
  大家看到書名《蓄勢》,不要輕忽掉副題「為受困的台灣」的重要。從《內在革命》到《蓄勢》,美琇點點滴滴所紀錄、所評斷、所企望的,正是台灣蓄勢下的奮起,也是其生命歷程的鏤刻。
 蓄勢》的精神面貌,就是台灣,就在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