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旗 

金恒煒按:這是社團聯署聲明稿,已在八月廿六上午宣讀。

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旗 

當我們在全球矚目的奧運中,贏得獎牌、贏得喝采以及贏得掌聲的同時,我們其實卻輸掉尊嚴、輸掉光榮、也輸掉國家。我們競逐的驕傲,換得的卻是屈辱、丟臉。 
我們手持獎牌,卻沒有相應的榮耀:沒有國名、沒有國歌、沒有國旗。國際媒體CNN像揭穿國王新衣的那位小孩,為台灣高聲喊冤,他們說:”Chinese Taipei”根本是個「不存在的國家」,甚至打抱不平說:「台灣被稱為”Chinese Taipei”,根本就是無禮。」
  「無禮」的不止Chinese Taipei!海牙仲裁法院稱我們是「the Taiwan Authority of China」;這是法理上的定調。問題是,如果蔡政府的衛福部部長都可以在WHA自稱是「中華台北」,我們還能怪國際法庭嗎?怪奧運會嗎?我們還有生氣的空間嗎?
  台灣落到今天的慘境,人不成人、國不成國,這筆歷史的帳不是「共業」,而是中國國民黨的「作孽」。現在中國黨惡貫滿盈,台灣人當家做主了,難道還要繼續苟且偷安?淪為國際社會視野外的「有看沒有到的人」?(Invisible Man, 借用Ralph Waldo Elllison 著名小說的書名)。
  要國際正名,台灣先要自我正名;這是台灣人的普遍意志與集體意識,也是台灣人民選出的蔡英文政府無可逃避的天職,是非要承擔不可歷史任務。際此奧會閉幕之時,在蔡政府沒有動手起步之前,我們民間先製作代表奧會之旗、代表台灣之旗;揚起這面台灣旗成為台灣人的自我身分表徵與認同的開始。

  我們知道從一面旗到台灣國,不是民間獨立力量可以完成,也不是朝發夕至,黨國枷鎖已去,台灣人已全面執政,不容我們再蹉跎、怨嘆。這面奧會之旗、台灣之旗,代表我們的誓師,也代表做蔡政府前行的先導。在台灣向前行的鼓聲中,讓我們掌旗走向世界。(金恒煒執筆)

2016年8月22日 星期一

小心,司法利維坦怪獸的反撲!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小心,司法利維坦怪獸的反撲!

2016-08-23 06:00

蔡英文的司法改革還沒有正式上路,台前台後、幕前幕後、圈內圈外,已驚濤駭浪了。不僅民間進步的力量如何督促蔡總統的司改進路,值得觀察;被列為改革對象的司法體制或司法機制如何回應司改的挑戰,更值得關注。
老實說,台灣的司法機構形同是中國國民黨的附隨組織,是黨國意識形態國家機器。然而也有人說,如姚立明,辯稱那是以前。真的嗎?不然。口說無憑,隨手拈兩個例子:一個是特偵組列隊成伍,越方如公然宣稱扁案辦不出來,集體下台;一個是當年司法節,法務部長王清峰帶著法官、檢察官在大會中搬演陳總統上手銬的戲碼。請問,司法有脫離黨治嗎?
好不容易政黨輪替了,好不容易有敲破司法鐵幕的契機,這些藍丁丁的司法政要、大大小小的司法螺絲釘,會甘心俯首認命,任司改閹割?負隅頑抗的第一聲,來自馬記司法院副院長蘇永欽。蘇永欽下台一鞠躬的同時丟出辭職檄文,左批總統依《憲法》無權改革司法,右批總統不該在府內設司法國是會議下指導棋;言下是,新總統除「等因奉此」外不准有他途。
蘇永欽是總綰馬記司法的司令官,所以會「從其大者」著眼,從根本上否決蔡總統有司改之權。大咖如此,其他中、小咖也紛紛跳將出來,有法官質疑,行政權與司法權結合,「與帝制何異」?尤其號稱改革派的陳瑞仁更直接呼籲總統停開全國司改會議。陳瑞仁之流是否像蘇永欽那麼黨國?待考。所可知的是,司改已挑動司法官們最敏感的神經,不惜全力反擊以抵制司改。
只要涉及司改,他們會傾全力反攻。比如好不容易司法院正副院長提名人謝文定與林錦芳雙辭,民間一致叫好,獨獨司法官論壇全力批駁,檢察總長顏大和甚至把謝林推為最數一數二人才,「未來要挑比他們更好的人選」,難難難!現在總統打算改提許宗力配蔡炯燉,為什麼「人才」又出來了?
另外一個讓人額手稱慶的就是撤除東廠巨獸(Leviathan)特偵組。果然又受到顏大和們的抵制,抬出所謂「智慧、聰明、未來性」當反制的大旗,吞吞吐吐又不敢觸「行政倫理」的大不韙,表示「不能與法務部長不同意見」云云。值得注意的是,顏大和吞吐的鬥爭伎倆,他說,特偵組肅貪的對象是執政的官員,「沒有黨派問題」云云。真是睜眼瞎說。民間破繭行動列出馬政府轄下的特偵組無端追殺前朝官員高達十幾至二十位;對付執政國民黨不過「台巴子」林益世一人而已。特偵組真的只針對執政黨?放屁,不過以此恐嚇威脅民進黨,說撤特偵組是讓執政黨逃避被鍘而已。至於說地檢署不能取代特偵組的功能?依然胡扯。難道沒有特偵組之前,地檢署就束手無策?
順便一提,檢察官人事會議批駁洪培根出任不當黨產委員會副主委,其實同屬同仇敵愾的反抗作為。
總之一句話,不許司法利維坦巨獸繼續荼毒下去,司改的目的,在還司法正義於台灣。(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6年8月15日 星期一

雙重厭惡併發症的雙辭事件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雙重厭惡併發症的雙辭事件

2016-08-16 06:00
司法院正副院長被提名人謝文定、林錦芳驚爆雙辭,形成了雙殺局面。但放在提名人與被提名人的格局中,則是「雙輸」:小英的總統權受挫,是負;謝、林晉升正副院長不果,是負,但人民訴求得直,是正,對台灣的司法改革也是正。數學上的「負負得正」,這回可以運用在政治上,可說是最壞情形下的最好結果。
無論謝林是「請辭」還是「被請辭」,也不管小英是「撤回」咨文還是「被撤回」,這個史無前例的正副院長提名摃龜事件,可用「雙重厭惡併發症」來形容:一方面是人民厭惡黨國體制到不可容忍的地步;一方面是對司法不信任到了極致。當然,背後最大的趨向,是人民給蔡英文的警訊:記住記住再記住,台灣元年的維新運動,不能打折扣,不容擺爛。
蔡英文行事風格,過去一向強悍,公開說自己不會在別人壓力下做決定。現在形格勢禁之下,天下皆曰不可之下,蔡英文不得不向民意低頭,惦惦收回成命。這是台灣政治的正向發展,台灣民主已走到這步:人民賦予最大政治權力支持蔡英文,讓贏者全拿,但明顯不是給新總統一張空白支票,「選擇服從」的時代已一去不復回了。人民手中的選票,既能夠把黨國掃進圾垃桶,也代表人民當家作主不是空話,而是要真正落實到政治場域。
在院長、副院長提名與反提名的拉鋸戰中,蔡英文從堅不撤換到嚴審到收回咨文,從提名到棄林保謝到改弦更張,步步退後。就負面看,是權力陵夷,就正面看,則是從善如流。最大的教訓是,台灣人民受夠了一黨宰制,人民要與總統共治國家;押著執政黨走向民之所欲的路。
蔡英文說:「人民對民進黨執政團隊要求確實很高。」豈只「高」而已,而是嚴苛。台灣人民期望政黨輪替後能夠從根剷除中國國民黨在台灣的殖民統治,而司法改革就是最重要而必須的政治手術。蔡英文既然不畏人言的躬親主導司法改革,當然就必須正視人民的呼求。檢察總長顏大和替謝文定與林錦芳抱屈,說他以實務工作多年的經驗,謝文定、林錦芳已是法界目前數一數二的人才,未來要挑出比他們兩人更好的人選,恐怕很難。問題是,數一數二的司法界人才,人民為什麼不買?原因也不難索解。人民的標高已定,凡過去在中國國民黨戒嚴體制的白色恐怖下繼續運用權力或執行命令者,人民都投下了不信任票。至於是不是犯了把道德地圖放在政治地景上的錯誤?顏厥安教授既拈出「威權履歷」且為大家接受,可見公意已決。
蔡英文撤回咨文,形同走向人民的決定,也等於和人民訂了「司法改革」的新契約。在謝林兩人懇辭提名獲准的同時,司改的基調就定調了;蔡英文非努力戴著鋼盔向前行不可。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6年8月13日 星期六

金恆煒:雙城論壇沒實質意義

金恆煒:雙城論壇沒實質意義

2016-08-13  11:30
〔記者葉冠妤/新北報導〕對於上海派統戰部長來台參加雙城論壇,引發爭議,凱達格蘭校長金恆煒今受訪表示應冷處理,他認為北市態度高傲一點,對兩岸發展沒什麼壞處,且雙城論壇實質意義不大,若他是市長,他可以不開雙城論壇。
  • 凱達格蘭學校校長金恆煒(中)對雙城論壇發表個人看法,他認為北市態度可以高傲一點。(記者葉冠妤攝)
    凱達格蘭學校校長金恆煒(中)對雙城論壇發表個人看法,他認為北市態度可以高傲一點。(記者葉冠妤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今到凱達格蘭學校演講,金恆煒在一旁被問及對雙城論壇的看法時表示,「如果是我的話,我覺得我們可以冷處理」,雙城論壇續辦,就是有求於中國,若台灣不求中國,這對中國而言是個大議題,現在大家都認為台灣需要求中國,但求中國就是矮人一截,但「不要以為只有台灣需要中國,其實台灣不理中國,是中國一個很大的問題。」
對於綠營傳出不滿,金恆煒表示,中國要派什麼人來,很難拒絕,「除非我們把門關起來」,金恆煒也說,如果他是市長,他可以不開雙城論壇,因為這論壇對台北市不見得有很大的實質意義,做生意的不是北市,若北市態度高傲一點,對兩岸發展也沒什麼壞處。
不過金恆煒也說,相信柯文哲會有他的因應策略,市長層次的交流還好,能做的就是市與市的交流。

2016年8月10日 星期三

金恆煒首次主持凱校開學:我們的半哩路才剛開始

金恆煒首次主持凱校開學:我們的半哩路才剛開始

林冠妙/新北報導 2016-08-10 23:11
金恆煒首次主持凱校開學:我們的半哩路才剛開始
凱達格蘭學校10日舉行「青年領袖夏令營」,新接任的校長金恆煒首次主持開學典禮。圖/林冠妙
凱達格蘭學校今(10)日舉行第九期青年領袖夏令營開學典禮,新任校長金恆煒表示,蔡英文總統的「最後半哩路」已經走到了,但我們的半哩路才剛剛開始,要如何達成,相信年輕一輩更著急,因為台灣的好壞會影響青年世代,他強調,「我們是帶動台灣的引擎」,勉勵大家不論到哪裡,都能發揮自己的力量。
凱達格蘭學校今天在淡水國泰教育訓練中心舉行五天四夜的「青年領袖夏令營」,新接任的校長金恆煒首次主持開學典禮,並邀請民報董事長、人權醫師陳永興發表「凱校的轉型與挑戰」專題演講。
金恆煒致詞時表示,台灣現在的發展和他們當年是完全不同的,「在我們那個時代,從來沒有人會想到,國民黨有一天會垮台」,大家費盡所有力量要推倒國民黨,也認為只是「努力」而已,不見得會達到這目的,但太陽花運動後,情勢大為改變。
「你們現在遇到的是順境」,他說,但順境中還有非常多的困難需要處理,他引述陳永興日前演講談及,「大家不能再像阿扁執政時那樣掉以輕心,他個人對蔡英文領導的政府並不那麼樂觀,因此,民間的力量非常重要,人民可以走在政府的前面,帶著政府往前」,這些都告訴我們,路還很遠。
金恆煒認為,蔡英文的的半哩路已經走到了,完全執政,立法、行政權百分之百達到,「但我們的半哩路才剛剛開始,我們這半哩路要如何在順境中達成,相信年輕一輩一定比我們更著急,因為這是年輕人的事,將來台灣的好壞完全影響著青年世代,也是年輕人努力的目標」。
他說,在和國民黨鬥爭的困境中,他有一個很樂觀的信念,「全世界沒多少人像我們這樣,有個奮鬥的目標」,我們的初步目標-台灣人執政達成了,但接下來的路更困難,希望將來能如陳永興所言,大家團結、發揮力量,帶著政府往前走,不要讓政府忽略我們的聲音「我們都是將來帶動台灣的引擎」,希望大家不管到哪裡,都能發揮自己的力量。
金恆煒會後受訪時指出,接任校長一職,他臨危受命,義無反顧,也很高興請到成大法研所教授、前立委許忠信擔任副校長,他強調,凱校的首要之務,繼續推廣前總統陳水扁的理想,陳前總統的聲望不能受損,將凱校制度化,將來希望增加智庫、顧問,容納更多不同領域的人共同來討論、努力。
凱達格蘭學校「青年領袖夏令營」10日開學,由新任校長金恆煒(左三)首次主持開學典禮,左四為陳永興。圖/林冠妙

2016年8月8日 星期一

謙卑下的質疑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謙卑下的質疑

2016-08-09 06:00

天呀!我們的蔡英文政府怎麼啦?上任不過百日,行政,離離落落,不成曲調;用人,唐唐突突,言不顧行。問題到底出在哪裡?有沒有解?難道要人民質疑質疑再質疑,而蔡英文依然謙卑謙卑再謙卑!
二○一六年是台灣歷史進程的大轉折,民進黨總統、國會雙贏,是歷史女神給蔡英文的機會,也是歷史女神酬應台灣人殷殷渴望的機會。這把機會鑰匙,是台灣人民歷盡千辛萬苦、生死淬鍊的交到蔡英文手中,而機會之門,必須由蔡英文替台灣人民打開。
二○一六年的政黨輪替,結束了黨國法西斯政權,給台灣開出民主新紀元的機遇。接下來的政治工程,不只是轉弦更軸而已,必須結構性的拆樑換柱,才能為台灣開出嶄新的未來。蔡英文的當選感言是:謙卑謙卑再謙卑;蔡英文有沒有謙卑?或為誰謙卑?我們沒興趣知道,問題是,一百天了,蔡英文樹立的謙卑大旗,明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蔡英文是不是更應該拿出決斷力來旋轉乾坤?在此陰陽割昏曉之際,台灣是不是更需要膽識、魄力,能謀能斷的領導方式?有斷然改革的魄力,才能夠鼎故革新。看一下立院,為什麼短短一會期,能夠贏得滿堂彩?廢紅十字會專法、通過不當黨產條例等等,不是靠謙卑完成的,而是改革魄力的成品。沒有魄力,沒有改革;道理就這麼簡單。
那麼蔡總統領導下的政府呢?以新黨出身的林全領閣,用了一批前朝遺老如李大維、陳添枝之流,外界用「老藍男懶」來形容,現在還得添上「酒」、「肉」兩字,真是活色生香。
年金改革是蔡政府的重要目標,從六月準備成軍到現在,被改革者與改革者雞犬同籠,三日一小吵五日一大吵,說審議不是審議,說溝通不是溝通,據報導,九月要進入實質審查;如果還是這批人,還是如此沒有章法,老實說,難矣哉。國定假日又是政策反覆的顯例,從週休二日到一例一休到虎頭無尾。更重要的是眾所矚目的司法改革,竟然還未出手,就形同夭折。
蔡英文說:「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於是提名謝文定與林錦芳出任司法院長、副院長。司改團體、民間團體紛紛抗爭,逼得被白色恐怖追殺的家博公開行文,指控謝文定:「為何把我列為被告?」、「為何限制我離開台灣?」林錦芳幫馬統鬥爭洪英花且不說,立委黃國昌逮到她抄襲。最近被熱炒的江春男,出任大使卻酒駕被逮;政府依違兩端,既不下令讓江整裝就道,又不收回成命,拿司法程序來遷延時日,終致不可收拾。出使WTO的朱敬一,貪肉包子而不顧形象到如此地步,政府可以束手無策?好像深怕民怨蓄積得不夠。
選票支持的是:改革改革再改革、魄力魄力再魄力。諸葛揮淚斬馬謖,重點在「斬」不在「淚」。 是時候了!從內閣到方面大員,非「斬立決」不可。是為至禱!(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6年8月1日 星期一

沒有黨產 沒有黨國

宋楚瑜表示,親民黨的立場相當明確,全力支持討黨產,因此絕不會參與國民黨的釋憲案。附。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沒有黨產 沒有黨國

2016-08-02 06:00
不當黨產條例」的通過,不僅是斬斷中國國民黨的聚寶盆效應而已,更重要的在:還正義於歷史、還公平於政黨。沒有黨產為後盾的國民黨,再找什麼特務天虎、權貴龍兵,都救不了了。

黨國黨產的始作俑者是蔣介石;一九四八年一月廿七日,蔣介石下令中央黨部,將「黨營事業」列為「黨部中心工作」;見於蔣的日記。四九年國民黨潰敗遷佔台灣,正式啟動鯨吞蠶食的聚歛工程。托天之幸,「不當黨產條例」終能在二○一六年七月廿六日通過:歷六十八寒暑,黨國最後半里路走完了。
「不當黨產條例」三讀後,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公開反擊,認為違法違憲,要透過釋憲處理云云。違法?〈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是國會通過的法律。國會通過法律,違了誰的法?至於說違憲,大法官會議才說了算。
重點是,國會釋憲必須通過四分之一席次的門檻,國民黨可憐,尚缺少三席。只有拉引親民黨三票,勉強可以濫竽充數。然而親民黨黨鞭李鴻鈞已在臉書上放鞭炮,慶祝條例通過,說:「符合民眾期待,符合政黨公平競爭,也代表台灣政黨政治進入另一階段。」再看此條例國會三讀的表決,反對的只有三十三票,國民黨眾叛親離,沒有唱和者。親民黨會笨到要「與爾偕亡」?要和國民黨聯手連署釋憲?
當然,依〈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第五條第二款,政黨一旦認為遭不法侵犯,可以單獨提釋憲案。不幸的是,其前提是終審之後,更不幸的是大法官最近改組,國民黨已掌控不了三分之二的釋憲席次。所以對國民黨而言,釋憲之難難於上青天。其他如行政訴願、行政救濟等手法,有沒有用?大家可以看下去。
「不賄選不會選」的國民黨,馬上碰到的燃眉之急,就是還選得下去選不下去的困局。從日前公佈的今年立委與總統大選的政治獻金來看:國民黨提名七十七席立委,黨產奧援超過四.五億,民進黨六十二席,不過一千五百萬;相差達三十倍。民進黨給蔡英文的捐款六百三十六萬,佔總捐款○.八五%。國民黨給朱立倫二億三千萬,佔全捐款八十五%,一句話,沒有黨產,沒有黨國。
能不能選,固然是難題,更嚴重的是,國民黨的黨產有沒有被連戰/徐立德、郝伯村、馬英九等主席輩五鬼搬運?李登輝說他交卸黨主席時有八百億,為什麼到現在只剩一百六十六億?國庫通黨庫,要查;黨庫通私褲,更要查。一筆龐大的爛帳,深埋在地下,神鬼不知,查將下去,恐怕變成擊破黨國的最後不定時炸彈。
兩蔣時代,醜詆異議人士的國際訴求為「告洋狀」,今天國民黨行管會主委邱大展公開表示要向國際討公平。一個全球戒嚴最久、黨產最多的法西斯政黨,要自己丟臉丟到國外去!真是不知恥為何物、不知醜為何物。好極了,最好國際告訴,作好作滿,我們等著看好戲。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對海基會沒興趣 宋楚瑜:不能提升我地位

2016-08-02  19:53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外傳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因爭取海基會董事長一職與國民黨立委王金平鬧不和,宋楚瑜今(2)日出面澄清,指他對這職位沒興趣,「海基會董事長不是官位、也不是職位、也不能提升我的地位」
  • 宋楚瑜表示,他對海基會董事長沒興趣,「不能提升我的地位」。(記者陳鈺馥攝)
    宋楚瑜表示,他對海基會董事長沒興趣,「不能提升我的地位」。(記者陳鈺馥攝)
綜合媒體報導,「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通過後,國民黨欲尋求親民黨支持,連署提出釋憲案,不過親民黨今日表態不會參與國民黨提釋憲案的連署。由於宋楚瑜與王金平皆是海基會董事長的熱門人選,外界就猜測此次不合作是否與爭取海基會董事長一職有關。
宋楚瑜表示,親民黨的立場相當明確,全力支持討黨產,因此絕不會參與國民黨的釋憲案連署。
至於外傳是否因海基會董事長一職與王金平角力,宋楚瑜表示,他從來沒有爭取過,「誰有興趣就去爭取」,他也強調,這段時間有太多人心裡只想到自己的權位,但對他而言,「海基會董事長既不是官位、也不是職位、也不能提升我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