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1日 星期二

不談「個案」,司改個鬼!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不談「個案」,司改個鬼!

2017-02-21 06:00

司法改革究竟要怎麼改?沒人知道,但現在至少知道有兩個「不」的禁令,全出於司改國是會議籌備會副召集人瞿海源之口;當然代表官方立場。第一個「不」,是不談「廢死」;第二個「不」,是不談特赦扁。兩個「不」案,當然爭議性都很大,司改國是會議不敢就不敢,不必東拉西扯找理由,徒令識者不齒。
瞿海源說,不談廢死,是因為司改會不談「政策」;不談特赦,是司改會不談「個案」;而且表示一談個案,「就沒完沒了」。
瞿海源說,不談廢死,是因為司改會不談「政策」;不談特赦,是司改會不談「個案」。(資料照,記者黃耀徵攝)
不談「政策」、不談「個案」,就是司改會白開。為什麼?司改會就是決定司法改革的內容,也就是落實蔡英文的政見、政策;司改會一閉幕,政策即底定。捨政策而不談、捨個案而不談,司改改個鳥?至於用「個案」掩蓋「扁案」,更是荒乎其唐!
無論歐陸法系或英美法系,不管成文法還是不成文法,司法的核心價值就是追求個人權利/權力。司法就是透過一個個「個案」,形成普遍性法規的根本原則,藉此保護個人權利/力,並以功利和社會福祉完成此項規則的實踐。大法官釋憲,難道不是針對個案?不談「個案」,如何司改?
何況台灣的司改,必須從黨國司法回到人民的司法。前司法院長翁岳生不久前所公布的司改藍圖,其中心理念即「回到人民的司法」。要把司法回歸人民,必須檢視「個案」,否則如何回歸?不透過一個個血淋淋的「個案」,如何整治今天的司法牙邪靈?談扁的「個案」,目的在映照且改革司法之惡。扁案就是實例。我們是成文法,基本上法官不能造法,所以設大法官。那麼蔡守訓為什麼敢捨刑法明定的「法定職權」,而擅用法無明文的「實質影響力」?為什麼可以援引中國古代的「公使錢」而輕縱馬英九、重判陳水扁?再舉一例。審理特別費案,某檢察官約談某高階政務官,約談後,此涉嫌人竟而馬上到其長官家,要求特赦馬英九的余文。敢到這樣!更不必談越方如脅迫證人作偽證了。
重點是,不透過一樁樁「個案」,如何知道惡質司法問題之所在?以及如何改?法官、檢察官恣睢、囂張,憑什麼?仗的就是憲法上的法官保護條文(第八十一條)。原本保護獨立審判的法條,經過漫長實驗,證實反而成為法官怙惡、亂判的保護傘!殷海光早說過:「法律本身無所謂公正或不公正,只有公正的人才會把法律用得公正。」一個個的冤案,證明我們司法的病灶在「人」。
最後談一下,瞿海源強調:「特赦問題是總統府和法務部在法律上處理,不是國是會議可以談的。」老實說,司改的哪一件不是政府及國會才能處理?何獨「廢死」與「赦免」不能談?
司改,就是要改造司法體制,回過頭來讓司法重新保護單獨個案的每一個人。不然司改個鬼。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7年2月6日 星期一

司法嘲弄司改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司法嘲弄司改

2017-02-07 06:00

行政法院四度判黨產會敗訴,一點也不教人奇怪;司法體系的黨國結構尚未解構之前,不如此才怪。難怪馬英九們會聞訊而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的表示:「非常振奮。」「他馬的」振奮,不在區區黨產而已,「黨產」不過小事體,振奮的是,只要法院、法官、檢察官還是顏大和、蔡守訓、越方如等在,法院還是國民黨開的。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院長兼發言人許瑞助一月廿四日親自召開記者會,宣布裁定結果之後,有媒體即以「法官:不樂見一黨獨大」當標題;注意!這個解讀出自藍營電視台,是以藍解藍,絕非反諷。
高等行政法院的裁決理由有五,無一不精采,完全展現了司法的重裝備。下面且拿前三點來分疏,以概其餘。
理由一,是舉憲法第八十條:「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老實說,需要鄭而重之的援引形同常識的憲法以證成?不讓人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聯想也難。憲法第八十條,司法果有遵行?引扁案就知底蘊了。特偵組排排站,「辦不了扁案就下台」,有「超出黨派」嗎?臨時換法官,以蔡守訓代周占春,有「獨立審判」嗎?國務機要費,二審判無罪,馬英九馬上召見司法院長、法務部長,警告「不可違反社會觀感」,高等法院如應斯響,立刻「自為判決」,有「不受干涉」嗎?行政法院愛說笑。
理由二,更絕:「行政訴訟之司法功能,在保障人民權益,確保行政權之合法行使,體察法律規範目的,謹守法治原則,避免損及人民之權利。」請問,國民黨橫徵暴斂、蠶食鯨吞來的黨產,司法有作為嗎?黨產會要處理違法違憲的黨產,難道不是要完成上揭「保障人民權益」、「確保行政權之合法行使」及「謹守法治原則」?行政法院寧以今日之矛攻昨日之盾;保障啦、權益啦、合法啦,說的比唱的好聽。
理由三,只引末句就夠逗趣了:「各個政黨必須享有不受國家操縱、支配的自主性,以確保社會領域不會國家化,甚至成為威權支配的工具。」真是義正辭嚴,文情並茂,句句打動人心;這段可圈可點的話,不正是政黨輪替後所以要進行轉型正義、司法改革的源由!今天的法官究竟進步了,攻訐起「一黨獨大」了!不像過去「一黨獨大」的法官,公然在判決書中連連強調八、九次「本黨」。問題是,台灣一黨獨大了六十幾年,司法正是國民黨黨國的幫凶;不要以為打著司法保障之旗,就可以掩蓋東廠本色!
許瑞助們用司法權當武器,不是挑戰而是嘲弄司法改革。蔡英文,不要睡著了!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7年1月23日 星期一

混戰、混戰,真正豈有此理?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混戰、混戰,真正豈有此理?

2017-01-24 06:00

中國國民黨的「元老」吳稚暉有名言曰:「混帳、混帳,真正豈有此理!」看到中國黨前所未有的主席選舉之大混戰——注意,是混戰,不是混帳——也有「豈有此理」的疑惑。
只剩殘山剩水的國民黨傾巢而出的五強也好,五鼠也好,要搶什麼呢?五位候選人,無論黨主席洪秀柱、前副主席吳敦義、軍頭之子郝龍斌、前第一副主席詹啟賢,還是前北農總經理韓國瑜。這一番混戰廝殺,兩句話最具代表性。一句出自挺詹的前副總統蕭萬長所說:「帶領國民黨走出谷底。」至於要怎麼「谷底翻身」呢?當過馬英九分身主席的吳伯雄早開出了藥方:「多考慮大我,放下小我」,不過「團結」而已。
吳伯雄提出的「大我小我」,像煞黨國們、馬英九們所提出的「大是大非」;兩者一般無稽、一般可笑。問題是,五位參選人的政見毫不諱言都在「救黨」,可見黨危殆了;黨都進入加護病房了,又何「大」之有?究其實,選上黨主席的我,才是「大我」,黨只淪為「小我」。孰「大」孰「小」?只有黨國中人才知。
不過,其中還有更深刻的意義,充分展現國民黨「一黨一人」的深層結構。無論國民黨是「大」是「小」,是「團結」還是「分裂」,有而且只有總綰黨主席之權的那「一人」最大。一九四九年之前的國民黨無論了,四九年之後潰逃佔據台灣的「小朝廷」(陳誠的話),何嘗不是這樣。國民黨已成破瓦破罐,問道:還有什麼可搶的呢?
「黨」儘管很小,但是「主席」一貫唯我獨大。兩蔣不必說了,馬英九可以違反黨章,破壞黨主席兩任的限制,強渡關山再三任;而且無視一任三年的規定,第二任足足幹了四年!原因何在?因為黨主席最大,一切我說了算。這就是馬英九敢違法開鍘獵殺王金平的動力。兩蔣如此,馬英九如此,洪秀柱為何不可如此?洪秀柱為一人之利多,通過黨主席延選並下放黃復興黨部與其他黨部併選;敢無所不用其極,為什麼?國民黨大或不大,於我何有哉?只要緊緊掌握黨權,我就最大。
「挺柱」也好,「反柱」也好,群雄並起的藉口竟然都是「救黨」!這場「救黨」混戰,用「反柱/倒柱」來看,卻有看沒有懂。以「倒柱」派而言,為什麼吳郝詹韓不能團結成一支大軍,反而你搶我的軍票,我搶你的本土票?「倒柱」為了「救黨」,卻互相瓜分票源,這種牌理教人霧煞煞。
說到底,也很簡單:一切皆假,只有選上黨主席才是真的。連黨產都沒了,搶什麼搶?其中好康,你不知我不知,只有天知地知,搶的他們知。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7年1月16日 星期一

白狼等仗誰的勢?!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白狼等仗誰的勢?!

2017-01-17 06:00

白狼在台灣橫行,令人髮指。要問的是,白狼與洪秀柱有沒有關係?與國民黨有沒有關係?與共產黨有沒有關係?白狼公開挺柱,且公然召喚黑道介入政治;到底仗誰的勢?
中國國民黨的發展史也可以用中國黑道史當參考架構。洪門的黃金榮不只是孫逸仙的金主,還兩肋插刀暗助明助,孫逸仙還被封為「洪棍(元帥)」。蔣介石接孫衣缽,投靠洪門,磕了三個響頭,拜黃金榮為師;自封為北伐總司令,攻克上海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洪門拜師,黃金榮八十歲生日,總統身分的蔣介石恭恭敬敬跪拜成禮,至於青幫杜月笙是蔣在上海混混時的「遞紅帖」門生。蔣經國則特務、黑道並用,晚年特務、黑幫合謀跨海暗殺江南,結束了蔣氏王朝。至於白狼,是馬英九賡續黨國黑幫的遺緒。
白狼被通緝了十七年。李登輝、陳水扁任內不敢越海峽一步,好不容易馬英九上台了,才大剌剌返台。從白狼準備投案、到桃園機場被逮、然後一百萬元保釋,然後不起訴處分,這是馬與白依劇本演出。再往前看,二○○八年大選,馬統的姊姊馬以南到中國串同白狼募款、助選,白狼就是馬英九的類黃金榮、杜月笙?
要從灰燼中爬起來的國民黨,依然黑白兩道並行。一方面用「救黨」搶黨主席權位,一方面以黑道暴力遂行反獨促統。在黨主席肉搏戰的烽火中,「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及三位議員應邀訪台,馬英九老爸建立的「愛國同心會」聯手「外省掛」的竹聯、四海,有計畫、有組織地暴力接機。而「中華促統黨」的總裁也是竹聯領袖白狼犬子張瑋赫然是「洪棍」!
他們為什麼敢那麼囂張?敢如此公然施暴?原因很簡單,警政署長陳國恩受訪時一句「警方和稀泥」就解釋完了。要問,警方為何放縱坐視、和稀泥?不正是「愛國同心會」、白狼等黑幫背後有馬英九、有國民黨當靠山!習慣成了自然,白狼們、馬鶴凌們依然肆無忌憚,正透顯舊有的黨國黑色、白色勢力依然作祟。張瑋投案、十萬元交保,然後呢?會不會像白狼一般,然後不起訴?然後黑道如故!暴力如故!
重要的是政府作不作為。一週前黃之鋒們入境面臨暴力迫害,一週後黃之鋒惠然再臨,黑道也好、統派人士也好,沒一個敢現身;逞凶鬥狠的這個幫那個幫不過狗仗馬勢的孬種。儘管如此,這不是治本,行政與立法機關甚至地方政府更應依人團法解散暴力組織,只有完善「社會秩序維護法」、「集會遊行法」以及「組織犯罪條例」等才為功。黑道、統派暴力集團是政治問題,不能只用法律解決。
中國黨在台灣已是落水狗了。魯迅說落水狗一定要打,「不打落水狗,反被狗咬」,更何況是藍犬紅犬,非打到不起才能收工。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7年1月14日 星期六

顧維鈞才是第一個「反攻無望論」者

顧維鈞才是第一個「反攻無望論」者
文/金恒煒

金恒煒按,本文出自即將出版的書:《面對獨裁者的兩種態度──胡適與殷海光的三次諍論》(全文二十四萬字)第二章〈「反攻大陸」:剌入蔣政權的木樁──殷海光的Lagacy(遺澤)〉中一小段。所有的註腳此文全部刪除,有興趣的讀者諸君請讀原書。應師孟兄之矚,先饗綠逗讀者。特此奉告。

蔣介石的「第三次世界大戰」

      蔣介石一九四九年一月下野之初,仍認為還有王牌在手;那就是藉「轉進」台灣以待第三次世界大戰之來,然後反攻大陸。李宗仁在回憶錄說:

……蔣[介石]先生在決定引退之時,即已準備放棄大陸,退保台灣,以貫徹其改造黨政軍,成為三位一體的心願,維持一個清一色的小朝廷。他更深信大陸放棄之後,國際形勢必益惡化,第三次世界大戰必隨之爆發,即可因人成事,回大陸重溫接收政權的美夢。
 
李宗仁的秘書邱昌渭和其他消息人士也向美領館表示:

蔣[介石]要把所有可能的物資都集中在台灣,作為長期抵抗打算,希望熬到美、蘇爆發大戰可以救他。
 
李宗仁的英文秘書和親信甘介候,一九四九年訪美,六月一日與國務院遠東事務局局長巴特華茲(Walton Butterworth)會談,因在座無使館中人,故話說得十分露骨:

蔣[介石]自己退休到台灣,等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屆時他在美軍支持下[,]便可重返大陸,以最高解放者姿態出現。
 
      即使美國駐廣州使館,也有所洞悉。一九四九年五月五日,他們向國務院報告:

蔣[介石則]躲在奉化與廈門(有的說在台灣)幕後,……他把財富與軍力累積在台灣,決心保留作為在福州―廈門—台灣三角地帶作最後決戰資本,希望能存活到美、蘇戰爭爆發,屆時回復到中國統治者地位。
 
再依美國駐中國各地使館的情報,紀錄了一九四九年蔣介石「預言」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實錄:

  • ​蔣在四月二十六日告訴中國將領,美國對華政策在一兩個月內會變化。……蔣並對營長以上的軍官訓話,預言第三次世界大戰在六個月內爆發。(五月六日,上海)。(按,五月六日為報告時日;上海,即美國在上海使館。下同。)
  • 蔣為鼓舞士氣而預言美援和第三次世界大戰即將來臨。(五月七日,上海)
  • 《新聞報》編輯告訴上海總領事……說,蔣的計劃是防守台灣和福建三角地帶,以待第三次世界大戰,……。(五月九日,上海)
  • 外交部次長董霖證實,……國民黨政府雖然想盡可能在大陸保持據點,但最終還是要把台灣當最後基地,他(按,指蔣介石)希望能守住台灣,以待他相信不可避免的美、蘇大戰。(六月六日,廣州)
  • [李宗仁顧問、新任非常委員會秘書]程思遠 說,蔣[介石]很冷血的看局勢,認定李注定失敗,而李失敗,大陸歸共黨,這將使蔣可以在台灣高臥,靜以待變,看李垮台,等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中共崩亡,他便可以東山再起。(七月二十三日,廣州)
  • 在南京時代,時昭瀛以情報司長身分出席每週三的例會,蔣[介石]在會議中檢討一般政策及軍事情勢,有一回,蔣預言美、蘇大戰將 在十八個月內爆發;另一回,在一九四八年總統、副總統選舉時,他正不知為什麼事生氣,突然脫口而出稱美、蘇大戰會在一年內爆發。(八月十日,廣州)
  • 李[宗仁]和白[崇禧]深信蔣[介石]決心以老套摧毀李的信譽,使政府喪失民心,他[ 蔣]再退守台灣,等待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九月六日,廣州)
     
      蔣介石不是當年中國唯一把希望寄託在第三次世界大戰上的人,這是政局丕變下集體恐慌的現象;且引一條資料;一九四八年五月二十七日,國民黨棄守上海, 共軍南下經略廣州,有人報告駐美大使顧維鈞,把廣州描繪成放蕩墮落、道德敗壞的地方。據這個報告:

那裡有一種絕望和醉生夢死的氣氛,據說人人都盼望三樣東西來幫助拯救中國:美國的援助;第三次世界大戰;或出現一個奇蹟。
 
      淪陷/解放前夕的廣州,呈現此一末日景象,自是寫實,但也有很强的象徵意義。寄希望於第三次世界大戰或說寄希望於美、蘇之間大戰,是即將溺斃的人绝無僅有的救命稻草。依顧維鈞說法:「並不是帶有某些政治傾向的中國人的一個新問題,不管這些人是自由主義還是保守主義」,他舉了例子: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六日,陪著中國青年領袖曾琦到華盛頓的該黨重要成員劉東岩曾來問我,美蘇兩國之間爆發戰爭的可能性有多大。我回答他說,美國肯定不願意發動戰爭,而蘇聯對戰爭的軍事準備也還沒有就緒。這就是說 蘇聯和美國處於同等情況,誰也沒有準備好在近一、二年內打仗。因此,在此期間是不會有戰爭爆發危險的。不過我還告訴他,美國了解蘇聯在推行一種完全現實主義的政策,如果蘇聯看到美國的軍事準備取得大規模的進展它可能改變態度,並且尋求某種與美國和平相處之道。
 
      另一個例子更有趣。蔣介石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一日下野,把和談的擔子交給副總統李宗仁。 李宗仁派了前中央大學教授李振鵬,二月二十四日到華府拜訪顧維鈞,要了解美國對中國的態度:

    他強調有兩點特別重要:1.美蘇戰爭何時爆發;2.美國對以李宗仁為首的現政權能給多少援助。……。
    ……他接著說明他為什麼要了解他所提兩點的情況。他說,如果美蘇戰爭很快爆發,南京就不再謀和。至於南京政府在和談中是委曲求和還是在談判中堅持取得一種體面的和平,則全要以美國究竟能給李總統何種援助而定。
 
一旦世界大戰爆發,李宗仁的如意算盤,就是不必再與共產黨再謀和。譏彈蔣介石寄希望於第三次大戰的李宗仁,也打大戰牌,其心態與蔣介石沒有二致。上從蔣介石、李宗仁,下到廣州一般的凡夫俗子,都引頸盼望同一奇迹,只是蔣介石的大戰之夢一直做到「反攻大陸」而不願醒。

顧維鈞質疑美蘇大戰的可能

      一九四九年國民黨失去中國大陸整個政權,台灣的軍方仍然普遍認為第三次世界大戰將於六個月到一年期間爆發。 上海棄守之前的五月十八日,蔣介石坐快速軍艦(frigate)登陸高雄海軍基地, 自此開始統治台灣的流亡歲月。十一月中旬的軍統首腦、國防部次長鄭介民到美訪問,回答顧維鈞提問時,坦率的說出台灣高階人士的普遍信念:

對中國來講,唯一明智穩妥的政策,是堅持並保存其資源到美蘇間爆發這樣一場戰爭,否則是無法擊退共產黨的。
 
      十二月底,蔣介石的「忠實追隨者」董顯光,帶著「蔣的指示」,要「摸清第三次世界大戰會不會在最近的將來爆發」,董顯光說:

在日本,他得悉日本人認為六個月後,當蘇聯已生產出兩千枚原子彈而美國只儲存一千五百枚時,戰爭就會爆發。
 
顧維鈞當然不同意董顯光的論調,乃在日記中做出了評註:
由於台灣也持有這種意見,好像日本的意見和台灣的意見是互為補充的。
 
      那麼,是誰給蔣介石這種觀點呢?顧維鈞也有答案;回憶錄中引用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拜訪自中﹝台﹞返美短暫居停的陳納德將軍。當天日記:
他[陳納德]覺得美蘇戰爭不出兩年就會到來,因為他看不出緊張和冷戰怎麼能持續下去而不會爆發戰爭。
 
顧維鈞認為:
這也是台灣最高當局所持的意見。我曾談到外交部長王世杰於一九四八秋從巴黎的聯合國大會回國後向委員長滙報稱,他肯定巴黎的一般意見﹝,﹞ 認為戰爭即將發生。陳納德和其他人想必也把他們的看法告訴了委員長。遺憾的是,委員長想必已完全置信,因為在他自己的引退及他在台灣為捲土重來所做的各種準備行動,顯然都是以相信戰爭即將爆發,以及中國將再次起到重要作用為依據的。 
 
      顧對蔣介石的評估,不是孤例。美方駐廣州使館(一九四九年八月十日)也有相類似的報告:
外交部情報司長時昭瀛認為蔣介石政府之失敗,主要原因之一是蔣對一些重要問題,聽信極拙劣的建議。例如,蔣堅信美、蘇之間將爆發大戰,是得自前外交部長,現任蔣親信顧問王世杰之意見。
 

韓戰與蔣政權的命運

      一九五○年七月十八日,顧維鈞接到外交部長葉公超電告:「奉蔣委員長指示」,要他「回台灣參加為期兩周的會議」。 之前發生一個關鍵性的事件,那就是韓戰的爆發。顧返台一個多月前的一九五○年六月二十四日星期日上午七時(朝鮮時間),北韓的武裝部隊越過三十八度線以南四.五英里,從七個不同地點向南韓入侵,北韓已向南韓宣戰。  聽到這個消息,顧維鈞馬上浮想聯翩,「有可能會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美國……不可能對此置之不理,因為這是對美國威望的直接挑戰。另一方面,如果美國接受挑戰,蘇俄會不會插手,公開挑起武裝衝突?這樣會引起非常可怕的第三次世界大戰。
 
韓戰對蔣介石政權而言,卻是轉危為安的轉捩點。五月三十日,國務次卿魯斯克(David Dean Rusk)和其他官員在國務院開會,草擬了呈送給艾奇遜的新計劃:美國將照會蔣介石,為避免共產黨血腥佔領台灣的唯一辦法,就是由蔣要求聯合國託管,離開台灣,並把軍權轉移給孫立人將軍。 韓戰爆發三天後的廿七日,杜魯門總統發表重要聲明,表示「台灣若落入共產主義者手中,即直接威脅全太平洋地域的安全。我下令第七艦隊阻止一切對台灣的攻擊;我亦向在台灣的中國政府呼籲,停止所有對中國本土的海空作戰行動。台灣將來的地位,應待太平洋恢復安全,待與日本締結和約或基於聯合國的考慮做成決定。」
      從六月二十四日韓戰爆發到顧維鈞應蔣介石之召起飛訪台的七月二十八日,一個多月時間,顧維鈞接受台北指令也提供意見給台北,折衝於美台之間。 返台述職前,顧維鈞已在腦海中系統的形成一些人們將詢問的問題,除了美國對台政策、軍援與經援、美韓戰政策等問題,另一重點就是「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可能性和迹象」等; 他特別和宋子文、胡適及蔣廷黻午餐會談,希望聽聽他們意見,以做抵台後的報告之用。 胡適在會面時轉述六月二十三日與魯斯克的談話;顧維鈞回憶錄所記, 遠不如胡適日記所載明白順暢。胡適當天告訴魯斯克:

你們現在一定飄泊到一個世界大戰。但不要叫他做「第三次世界大戰」!這不過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未完事件(unfinished business)而已。
 
 按,胡適六月二十五日日記:
昨夜十二點,我偶然聽到廣播,忽然聽說,「北韓大舉進攻南韓,並且宣戰」。我聽了嘆一口氣,果然不出我所料,瘋子果然發瘋了!這不是第三次大戰!這不過是第二次大戰的未了事件(unfinished business)而已。 
 
胡適所謂「果然不出我所料」究竟何所指?在胡適與顧維鈞、蔣廷黻等人談話時,顧也有追記:
胡對臘斯克(按,即魯斯克)預言,美國如果繼續其非建設性的政策,將會捲入第三次世界大戰。他(按,胡適)對我們指出,他的預言第二天就部分被證實了,因為就在那天,北朝鮮發動了對南朝鮮的入侵。 
 
胡適所說的「美國捲入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預言」,無論與魯斯克談,或其後聽到韓戰爆發,其實和他日記中所記:「不過是二戰未完成事件」有點扞格;想是事後諸葛?
     至於蔣廷黻,說得更直白:

……即使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他認為不太可能)美國即使打勝,也不會支持蔣委員長領導下的國民黨政權,幫忙他回大陸。 
 
顧維鈞的回應則是:「我對美國的真實對華(按,國府)態度﹝,﹞也是這種看法。」 
      那麼魯斯克為什麼要見胡適?顧維鈞到底是老於政治的外交官,他那天就問胡適:「臘﹝魯﹞斯克想同他談話的目的是什麼?下面是顧維鈞的紀錄:

胡適說,臘斯克問起他有關自由中國運動,即自由同盟的發展情形,這個同盟胡一直在籌劃組建中。胡適回答說:作為一個平民,無論他本人的聲望在這裏有多麼高,但他沒有絲毫權力,由於沒有權力,他不能領導任何運動.或政府,他對臘斯克說蔣委員長是唯一的領袖,儘管實際上他承認,在國務院的心目中,蔣委員長是不受歡迎的人,而且只要蔣委員長還是中國的元首,美國便不會提供軍事援助。
 
這是第一手資料,胡適在日記中沒有一個字提及。根據余英時文章:
最近美國中央情報局和魯斯克的舊檔出現,我們才知道,六月二十三日的談話,主旨是要說服胡適出面領導反共而親美的人士,以取代蔣介石政權。
 
這是了解胡適與蔣介石關係的重要材料。

顧維鈞的醍醐灌頂

      顧維鈞返台述職後,在﹝倡言三戰最力的﹞國民黨秘書長﹝王世杰﹞辦公室的圓桌討論會上,
毫不猶豫地指出,就國際局勢判斷,不僅從華盛頓來看,而且從歐洲各主要國家的首都來看,都毫無第三次世界大戰的跡象。所謂世界大戰,指的是主要大國間的衝突,即美蘇之間的衝突。我告訴他們,倒有一種可能,雖然可能性很小,就是美蘇雙方的任何一方,錯估了對方,並想恐嚇對方,也許由於意外事件使戰爭接著爆發。但是,美國確實不打算挑起戰爭,它會盡一切可能防止戰爭的發生,除非被迫作戰。我本人深切感到儘管莫斯科擺出一付躊躇滿志,甚至妄自尊大的姿態,它也並不願意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而是希望通過恐嚇手段,嚇住美國人,取得最後勝利。但據我所知,也許我知道的非常有限,從蘇俄的內幕,它的戰備實況,和它的真正實力同美國實力相對比,如果蘇俄的領袖是現實主義者,(共產黨人一向是現實主義的。)在可以預見的將來,根本不會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
 
顧維鈞事後也特别再作紀錄:
現在我想起,在我講話時,對這個問題說得非常肯定,一股失望的陰影出現在他們的臉上。出席的國民黨領袖們表現得格外明顯。當我說 得那樣斬釘截鐵,看來,他們好像大出意外。在他們的眼中,第三世界大戰如非迫在眉睫,也是不可避免的。正如我說過的,有幾位中國著名的領袖到國外出席國際會議和聯合國大會,返國後作報告,他們都堅信第三次世界戰即將來臨。當然,那是他們熱切期待的發展方向,因為這可以給國民政府提供返回大陸的最好機會。但是,揆諸那時的世界實況,如果不是他們的如意算盤,也不過是一種幻想而已。 
 
顧維鈞斷言:「根本不會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比殷海光的「公算」還決斷;拈出的「如果不是他們的如意算盤,也不過是一種幻想而已。」正是殷海光後來所謂的「反攻無望論」。
      是年八月六日上午十點半,顧維鈞接受《自由中國》記者凌霄訪問,第一個問題就是:「韓國戰爭,是否即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序幕?」顧維鈞先分析美國對韓國事件的態度是
第一:她決心要把這次韓國事件得到合乎聯合國憲章的解決。換一句話說:應當澈底解決。
第二:韓國事件,要保持局部事件的性質,不使她擴大。
 
然後再舉杜魯門總統六月廿七日的宣言加以說明:
第一﹝,﹞美國決定派海空軍協助南韓抵抗侵略。第二,﹝對﹞台灣   安全要負責任。可是﹝下面﹞確要中國停止以海空軍攻擊大陸。
「為什麼一個宣言,採取兩個不同的步驟?」「對於我們中國抗共反侵略,還要求停對大陸攻擊?」顧維鈞下結論說:

美國的主要政策,不因此釀成第三次世界大戰。
 
顧維鈞的公開講話,比較保守;沒有決絕表示「根本不會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只說美國不會讓韓戰引起大戰,所以不准「中國以海空軍攻擊大陸。」
      把「反攻無望論」的帽子戴到殷海光頭上,真是「冤枉呀,大人!」顧維鈞才是第一個「反攻無望論」者。


金恒煒按,本文出自即將出版的書:《面對獨裁者的兩種態度──胡適與殷海光的三次諍論》(全文二十四萬字)第二章〈「反攻大陸」:剌入蔣政權的木樁──殷海光的Lagacy(遺澤)〉中一小段。所有的註腳此文全部刪除,有興趣的讀者諸君請讀原書。應師孟兄之矚,先饗綠逗讀者。特此奉告。


(圖/顧維鈞,維基百科)

2017年1月10日 星期二

洪秀柱:黃復興黨員主見很深

洪秀柱的囊中物──黃復興?

黨魁選舉爭奪黃復興 洪秀柱:黃復興黨員主見很深

2017-01-10 12:47聯合報 記者王寓中╱即時報導

國民黨主席改選,黃復興黨部的黨員票成為各方競逐者爭取目標,競選連任的國民黨主席洪...
國民黨主席改選,黃復興黨部的黨員票成為各方競逐者爭取目標,競選連任的國民黨主席洪秀柱今天表示,黃復興黨員每個人心中主見很深。聯合報系資料照
國民黨主席改選,黃復興黨部的黨員票成為各方競逐者爭取目標,競選連任的國民黨主席洪秀柱今天表示,黃復興黨員每個人心中主見很深,而且事實上大家知道要選的幾個人,在黃復興心中也都有一定份量,他認為,大家覺得誰最適合就投給誰,沒有什麼關係。
針對各陣營網軍已開始互相攻防,洪呼籲若愛護國民黨就要很冷靜理性討論問題,不要用這種攻訐方式,對國民黨來說不是好事,雖然網軍很難控制的,但希望大家理性,若愛國民黨就不要抨擊任何一個參選人。
對於前副總統吳敦義批評不公不義選舉,是劍指黨中央?洪表示,她從不從負面看事情,確實每次選舉若大家覺得不公平,心中就會有怨有恨,黨中央黨主席選舉任何作業都公平公正公開,為何做這樣的規定,很多規範從以前到現在都是有所規定,讓大家清楚明白就好。
被問到前副主席詹啟賢也傳出考慮選黨主席?洪表示,消息從何而來不太清楚,詹也是個人才,若他有意願,有什麼不可以呢,也是可以的。
針對即將展開的訪美行程,洪表示,訪美其實是很早就決定的,從去年未完成的總統路起,海外對她的支持熱度就一直希望她去,但始終沒有時間,這次主要是去感謝大家,宣揚黨的理念跟未來做法、想法,還有黨目前面臨的困境,當然順帶要拜託大家,存亡絕續關頭,希望大家發揮華僑是革命之母的精神,對黨有更多的支持。

2017年1月9日 星期一

吳敦義執「法統」以破「血統」

〈金恒煒專欄〉吳敦義執「法統」以破「血統」

2017-01-10 06:00

吳敦義跳出來搶奪中國國民黨黨主席的寶座,老實說沒啥看頭。黨國已走到盡頭了,誰當黨主席都不過是留下來收屍而已。然而,國民黨的臨終大戲,不看可惜。
吳敦義吃碗內看碗外,早有跡可循。去年十月在美國隔空砲打洪秀柱,甚至不假辭色的揭出「換柱」的醜話,已到撕破臉的地步。洪秀柱藉黨主席的權柄,通過:主席提前改選及黃復興併選兩案,為自己固住鐵盤。中常委姚江臨憤怒反擊黨中央,援王金平用官司阻卻馬英九「鍘王」的先例,狀告法院,聲請「暫停處分」。而吳敦義也沒有閒著,親撰「致中常委長書」,反對併選,理由是不能「打散黃復興」。藍營內頓時一片反聲,迫使洪秀柱以自殘的脫假髮方式,收回黃復興併選案的成命。果然姚江臨就不告了;可見姚之告官,非出於所自稱的「程序正義」理念,而是戢止洪娘娘自肥的權力鬥爭。尤其掐在吳記者會前,號稱本土的詹啟賢展示大動作,宣布辭第一副主席,給洪秀柱致命一擊。至於蔡正元、莫天虎去職的傳言紛紛,不說事出有因也難,而王金平適時表態力挺吳敦義,更見吳營用力之深。
吳敦義贏得了贏不了洪秀柱?洪秀柱已用黃復興綁住國民黨;只要黃復興成為K黨選票最大宗,新黨化的國民黨確是洪秀柱囊中物,吳敦義參選不過蚍蜉撼大樹而已。其次,黨國本就是外省集團的禁臠,國民黨的所謂「本土派」,天生即侍從的料,癩蛤蟆吃不了天鵝肉。王金平與馬英九爭黨主席大位,即使選前以為得到軍頭郝柏村與黨棍李煥的點頭,票開出來就知利害了;外省集團之臥榻,豈容台灣侍從酣睡!
吳敦義久在鮑魚之肆,如何可能不知香臭?記者會前傳出黃復興主委金恩慶倒戈反洪、退伍軍人的青溪總會換軌,消息背後可見權力運作之跡斑斑。重點是透顯吳敦義的勝負,厥在破得了破不了國民黨鐵票這一塊。所以陪他出席的如姚江臨等諸中常委及黨代表、立院書記長廖國棟率黨團幹部及多位立委現身外,最動見觀瞻的是軍系將領。
這一仗的關鍵就看洪秀柱的黃復興能發揮多少功能?
吳敦義深知打破外省集團壟斷黨國的唯一法門,就是執「法統」以破「血統」。抬出「國父」只是充門面的「閒話一句」,拿出蔣經國「欽點」的小紙條來驗明正身,才是絕活,藉此取得「堯舜禹湯文武周公」的道統,製造「教外別傳」的衣缽。
黃復興鐵票,才是吳敦義罩門所在。為減殺黃復興效應,吳敦義才不怕郝龍斌加入賽局;因為洪郝是同一掛出身,吳與郝結合固然是利多,即使郝跳入賽局,吳也得利,因為郝吸收的一定是洪的票倉而動不了吳的票源。吳洪爭鋒,郝小兵出局了。
中國黨最多只能在「法統」與「血統」間廝拚;綠營大老辜寬敏寄望吳敦義開出「台灣國民黨」,不可能啦。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