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

「拔蔡」司令部轉移到中南海去了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拔蔡」司令部轉移到中南海去了

2017-07-25 06:00

先從一個小小的案例談起。台籍中生韓福宇到《中時電子報》做暑期實習生,在立院審「前瞻」計畫時,未配戴證件,由國民黨立委徐志榮助理丁旗源帶領,混入中國國民黨立委行列,狂扔水球。
此一事件之所以值得探討,不在區區中生問題而已,有更重要的嚴肅課題。
首先,韓福宇是拿中國財政部、教育部的獎學金,基本條件是「認同一個中國」;韓福宇像不像拿「中山獎學金」到美國當特務學生的馬英九?更可訾議的是,韓福宇是拿中國錢對付民主台灣的國會。
其次,韓福宇是《中時》集團的實習生,《中時》是紅通通商人蔡衍明的台灣《人民日報》;不然,台灣哪一個媒體─—即使《聯合報》─—敢用拿中國錢的台灣學生當實習生?
三者,韓福宇是由國民黨立委徐志榮助理丁旗源夾帶進入國會議場。中國國民黨是中國共產黨在台灣的「一中」代理;台灣政黨除了新黨外,有哪一個政黨敢如此囂張,敢做非法的暗渡陳倉勾當?
至於事後的反應,也有幾點可論。被抓包的特務學生韓福宇說,他「事後知道學生身分不適合」云云。錯,太陽花運動學生卻可以霸佔國會,為什麼拿學生身分當「不適合」理由?真相是,韓福宇不敢亮出自己身分,才是重點。其次,《中時電子報》是媒體,媒體記者能介入立院黨爭,完全違反新聞倫理。不過,既是《中時》,哪有什麼新聞倫理可言!
第二,徐志榮助理丁旗源第一時間公開撒謊,說僅認識《中時電子報》副總編輯張怡文,與韓等三名實習生不過是同搭電梯而已。立院秘書長林志嘉公開表示,三人是由張怡文攜同,透過丁旗源進入會場,警衛攔阻,丁旗源表示這些人都是助理。現在徐志榮在清議下,不得不公開道歉。要問的是,韓福宇要法辦,難道丁旗源不需要法辦?
第三,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更應受到撻伐,到現在還說:台生赴中或中生赴台,都是兩岸交流的重要環節。更狗屁不通地亂扯什麼「學術歸學術,不宜賦予政治任務」云云。問題是,從來沒有「政治歸政治」的事實:世界衛生組織,台灣進不去;奧運、世運,台灣「國旗」被禁;世界貿易組織,不讓台灣參加…。政客們自己白癡或裝白癡就算了,不要惹人民生氣。
第四,當事人的《中時電子報》及副總編輯張怡文,沒有正式公開聲明回應。難道大鬧台灣民主殿堂,只要向中南海交差就萬事OK了!
這些林林總總的殊相,有一個共相,都與中國有關、都與國民黨有關、都與反民進黨政府有關。簡而言之,反年金改革啦、反一例一休啦、反前瞻啦、滅香啦,其實都是同一模式的展現;參加這些運動的,何嘗不是一條鞭下的分進合擊?只是過去「反扁」時,司令部是國民黨,現在跨海轉移到中南海去了。
這是新局面、新形勢,只法辦中生、法辦立委助理,完全沒路用!要關照細部、權衡大局,然後縝密立法,才能打造出馬奇諾防線。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7年7月10日 星期一

從陪審制談選民新運動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從陪審制談選民新運動

2017-07-11 06:00

關於司法改革會議有兩個新聞:一個是蔡總統主持了總結會議,提出四個改革重點,包括法令透明化與裁判書親民化、法官與檢察官的進用與淘汰機制的改革、打造專業與中立的司法體系、建立人民參與審判的制度;另一個是籌委會副執行秘書林峯正表示:司改決議「尊重各機關獨立職權」云云。
台灣司法的惡質,是從黨國體制積澱而來的沉痾,已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最難改變的,不是技術性的枝節問題,比如法庭透明化、裁判書親民化啦等等,真要「打造專業與中立」的司法,必須在結構上改弦更張。蔡總統提出「人民參與審判的制度」,話說得很曖昧,也易引人「誤解」;已有媒體刻意用引號標出「人民參審」四字;蔡英文是不是暗示「參審制」?耐人尋味。就司改而言,參審制不過是換湯不換藥,只是在湯中加了一味藥,絕達不到司改的目的。要完成司法典範轉移(比如法官、檢察官民選),真的很難,在目前態勢下,陪審制可能是雖不滿意但能接受的安排。到底要採「參審」還是「陪審」?在司改會第四組的激烈攻防下,沒有得到共識,召集人許玉秀表示要送國會定奪,同樣的,林峯正也表達由國會做最終決定。
蔡總統所提法官淘汰制可不可行?這裡再仔細分疏一下。法官的保障,載於憲法第八十一條「法官是終身職」,除非受刑事或懲戒處分,或禁治產的宣告,不得停職。那麼誰有權懲戒法官?沒有。大法官一六二號釋憲文已剝除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有懲處法官之權。
即使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有權,由法官轉任組成的公懲會,會開鍘嗎?舉一個實例。最近要傳陳前總統出庭應訊「示眾」的曾德水法官,受過監院兩次彈劾,現在還是高高在上。在法庭上公然嘲弄民進黨籍律師謝長廷的曾德水,顏色辦案如故,所謂淘汰機制云云,能奈他何?
回到問題的核心,司改如何改?修改憲法八十一條,要四分之三立委,民進黨一黨不夠力,不必苛求。不過民進黨國會過半,至少可以修法,通過陪審團制。在年金與前瞻兩案,民進黨立委展現了部分自主力量;可見非不能也是不為也。重要的是,台灣進步的民間團體及力量,必須從過去對抗黨國的抗議團體轉為施壓民進黨的壓力團體。說清楚一點,就是民間力量必須有新的戰略及策略思考,以因應新的時代;以選票當武器,有效動員並策劃使每一區域立委不敢違背選民的旨意,否則後果自負。
陪審制與公投法是改變台灣的關鍵法門,只有人民團結起來,才能一步一步到位。選民新運動不能再蹉跎,從今天開始。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7年7月3日 星期一

「雙城論壇」的「列寧兵法」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雙城論壇」的「列寧兵法」

2017-07-04 06:00

台灣政客可惡的地方很多,其中之一就是裝「素人」、裝「天真」。首都市長柯文哲到中國去開所謂的「雙城論壇」,當然是高度政治性行為,但柯市長從頭到尾都用「未涉及政治高層」打混,其實雙城論壇十足是政治劇。
中南海早已擬好了柯文哲到中國的整套劇本,外界傳言是「一中腳本」,完全符合事實,柯文哲宣稱「純粹是企業、民間、社團交流」,全通不過檢驗。下面一一臚列中國的統戰步驟,以對應柯文哲的自愚愚人。
首先,上海派來台北談「雙城論壇」的探子,不是市長、也非副市長,而是黨的常委、統戰部長。中南海早就決定論壇的性質。
其次,到中國去要用「台胞證」。台胞證是什麼?就是「台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證」,完全是「一中原則」的具體化。中共最近還要推出「二代台胞證」,將原來八位數碼改成與中國人民身分證相同的十八碼,從而完成「台灣居民」「內地化」了。
第三步,「嚴審」出席名單。台聯議員陳建銘深恐拿不到台胞證,還嗆柯文哲「不夠力」;最後確有議員嚴審被刷。原來論壇是單行線,准與不准,全捏在中南海手中。
第四步,公安當道。上海市長應勇致詞才二十六秒,中方維安竟吆喝驅離現場採訪媒體,直呼︰「先撤,先撤!全部出去!」毫不掩飾其中國特色。
第五步,同唱「一家親」。柯文哲說,「兩岸命運共同體,兩岸一家親」,應勇更推一步上綱為「不可分割命運共同體」;把「台灣主體性」顛覆為「兩岸共同體」,這不是「一中原則」是什麼?
最後第六步,也是最政治性展現的最高竿手腕。人已在上海的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像是懸在柯文哲眼前的獎賞,見與不見,以及幾時見,全是恩賜。二○一五年,柯文哲首次以台北市長身分出席上海雙城論壇時,僅與上海市長會面,未見到上海市委書記,也未見到國台辦主任;難怪現在上海台研所副所長倪永杰會不避諱地說穿了。他說,「在柯文哲返台前夕」,中國方面「決定張志軍與柯文哲見面」,意在製造「意外正向的發展」,藉以肯定柯文哲之論述,有造成「不回到陳水扁及李登輝時期動盪的兩岸關係」的結果。倪永杰避而沒說的是,中國這盤棋,也是拉攏次要敵人柯文哲、打擊主要敵人蔡英文的「列寧兵法」。
柯文哲與張志軍會面。(圖:北市府提供)
從首步到第六步,全在中南海的規劃中,柯文哲一步一步走進中國設定的圈套,柯文哲臭美地自傲「上海破冰」,不怕中國暗爽台灣「被破冰」。
先不談李明哲被綁、劉曉波被癌、習近平恐嚇香港民主、香港民主人士向台灣示警:「不要被中國騙了」;在中國全面打壓、封鎖台灣之際,看到柯文哲言笑晏晏,台灣人能不憤怒嗎?
亞里斯多德說:「只有笨蛋才會對憤怒的事不憤怒!」台灣人不是笨蛋,對憤怒的事一定憤怒;不僅對中國憤怒,也對柯文哲憤怒。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7年6月26日 星期一

血淋淋的民調揭露了什麼問題?

〈金恒煒專欄〉

2017-06-27 06:00

蔡英文坐上總統的寶座,不過一年一個月,屁股都還沒有熱,民調支持度硬生生攔腰對斬。從初上任的六十九.九%下挫到三十三.一%。陳前總統是在第二任的二○○六年,民調才到十八%,不要忘記,這是中國黨利用所謂「國務機要費」大搞「倒扁」運動下的政治效應。至於馬英九,也是到第二任的二○一二年才到九趴,小英可能六個月內可以跌到十八趴,九個月內就可達到馬英九的九趴。
結果會如何?固難鐵口直斷,因為變數很多,還可以有見仁見智的看法。不過從目前發展來看,中國國民黨已虎視眈眈、見獵心喜了;準黨主席吳敦義到台中謝票,據藍媒報導:「國民黨基層活過來了!」吳敦義更信誓旦旦表示:「二○二○,撥亂反正。」另一個指標人物是上次大選跌到鼻青臉腫的新北市長朱立倫,好像殭屍復活般又趴趴走,一副「我將再起」的架勢。
二○一六年大選的重要歷史意義有二:對內掃除形同殖民黨國的中國國民黨,對外就是抗拒「一中原則」的中國共產黨。歷史意義必須賴歷史任務完成,這個歷史任務就是台灣人民用選票讓小英全面執政。蔡總統不僅掌控行政、立法兩權,還是黨內唯一共主,比李登輝當權時權力還大,更遠非「朝小野大」的陳水扁總統可以比肩。那麼蔡英文的問題出在哪裡呢?
政治學的名言:「外交是內政的延續。」從外交自可反推內政。台灣最嚴峻的外交困境就在兩岸,蔡英文打出「維持現狀」的同時,也就定調了內政的國是。蔡英文把「老藍男」一網兜收到政府中,正是「維持現狀」的內部化。舉一個顯例,陳前總統遭到馬英九政府政治誅殺,司法完全違反法治國的程序正義;小英為什麼一邊高喊「轉型正義」、「司法改革」,一邊坐視前總統、前主席「自始無效」的司法迫害?據小英說,放扁會惹起藍營的「對立」,更別說激怒中國了。
現在,「維持現狀」撞牆,中國一再用行動改變現狀,另一方面在內政上,蔡英文的施政也遭人民打臉。蔡英文失敗固不足惜,但連帶讓台灣人民、本土政權陪葬,問題才大條。
蔡英文會不會改弦更張?七月據說內閣會改組,到底小英繼續在「英派」小池塘找魚?繼續「老藍男」到底?還是敢起用像游錫堃這類有理念、有行政才能與經驗的去掌舵?在靜觀其變的同時,綠營應當好好思考下一步要怎樣走?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7年6月19日 星期一

賴清德小心不要成為蔣介石第二!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賴清德小心不要成為蔣介石第二!

2017-06-20 06:00

中共現在一定很高興,在中南海喝香檳、彈冠相慶。原來台灣如此不濟,不過收買了一個巴拿馬,島內馬上浮現蝴蝶效應,「親中」、「和中」、「友中」全盤出籠,且全出自所謂獨派執政黨內的直轄市市長之口。
尤其台南市長賴清德,可說勇冠三軍。三年前到中國還口口聲聲表示「台獨是共識」,現在(市府代發文字版本)改口說廢除「台獨黨綱」不能解決問題,接受「九二共識」也不能解決問題,重要的是台灣人民要不要接受「一國兩制」而已。(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7-06-19/89732)「一國兩制」其實是技術性的政治安排,背後的核心基礎「一個中國原則」,才是硬道理。
先更正賴清德在論述中所犯的嚴重錯誤;賴清德斷言「兩蔣時代是反中」,根本是昧於事實的胡說。蔣介石「反共」,但「親中」。兩蔣口口聲聲「大陸同胞」,年年文告強調「反攻大陸,解救同胞」,蔣從不「反中」。且舉兩個史實證明。尼克森與中國建交時,周恩來告訴季辛吉,一九五八年美國要放棄金門,完全切斷台灣和大陸的關係,但是台灣和大陸領導人「合作化解(國務卿)杜勒斯的此一努力」。兩蔣何曾反中?第二個證據與上述史實相關。蔣介石死了,毛澤東在自己臥室私下為蔣舉行了個人的追悼儀式,就是感念蔣介石不走「兩中」之路。賴清德強調「親中」,小心成為「蔣介石第二」。
賴清德不知兩蔣,也不了解中國的「一中」。面對中國無孔不入的壓力,賴清德妄想用「善意」解除炸彈的引信:一方面要求中國釋出善意,「不應該只給台灣一條路走,而且強要台灣接受」;一方面「我們對中國伸出友誼的手」。「善意」竟是賴清德自詡解決台灣、中國問題的新進路。難道沒聽過海耶克(F.A. Hayek)的教言:「通往地獄的路,都是由善意鋪成。」
他反斥馬英九的「傾中」,因為沒有著墨台灣地位;他也不支持李登輝的「兩國論」和陳水扁的「一邊一國」,固然都以台灣為核心,但跟中國關係一刀切,不符合他的「親中」路線。
賴清德自認高明的第三條路,據其表述為,「不只以台灣為核心,也著墨與中國的關係」云云。問題是,「台灣主體」與「一中原則」是積不相容的兩個政治訴求,一手台灣、一手中國,媒合大法赫然竟是「善意」!中國的打擊是不會停的,非完成「一中原則」不為功;台灣不只要有反抗、抵禦策略,還要在中國百般強壓下,依然屹立不搖的大戰略。台灣的憂患不在中國,而在台灣人民能不能選出強而有智慧的領導人。尤其在艱困時刻的今天,台灣不能靠只會向中國拋媚眼的的嘴砲政客,他們除了無能、無知、吹牛之外,還有什麼能耐。
我們需要怎樣的政黨?怎樣的領導人?已到了非做出抉擇不可的急迫時刻!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7年6月13日 星期二

公投法是人民的權力



公投法是人民的權力

資深專欄作家,也是總統府資政辜寬敏的妻子王美琇,11日舉行新書發表會,書名是《蓄勢:為受困的台灣》。王美琇點出執政困境,其中一項就是公投法,還說如果民進黨立法院下會期不讓公投法修正案通過,下次選舉就謝謝再連絡。
資深媒體人王美琇舉行新書《蓄勢:為受困的台灣》新書發表會,但卻不見她的先生總統府資政辜寬敏。王美琇笑說,辜寬敏沒現身,因為怕來了變主角,對太太不好意思。
王美琇還說辜寬敏很可能會當場批評總統蔡英文施政,所以不來也好。不過話雖如此,王美琇自己也對民進黨政府遲遲沒通過公投法修正,說了重話。
辜寬敏妻子王美琇:「民進黨的立委竟然在電視上說,因為公投法的通過會引起國際的緊張,民進黨下個會期,如果不讓公投法通過,我們大家看著辦,下次選舉就謝謝再連絡。」
凱達格蘭學校校長金恒煒:「國際的壓力、美國的壓力,也不會壓到蔡英文身上,說你不能實行公投,蔡英文說公投法不是我的權力,也不是我的責任,是人民的權力、人民的責任。」
辜寬敏妻子王美琇:「但是我想請問大家,中國有在維持現狀嗎?沒有啊。」
王美琇和金恒煒都喊出趕快修正公投法,否則獨派下次選舉很難再力挺民進黨。王美琇還說蔡總統執政7個多月,民調大幅滑落20多個百分點,是因為她的個性太保守,例如維持現狀,不只台灣民眾不埋單,中國也沒打算奉陪。
辜寬敏妻子王美琇:「他們一天到晚在改變現狀,它的潛水艇在台灣繞一圈,以前從來沒有過,國際上全面地封殺台灣,比以前更惡劣。」
王美琇呼籲蔡政府硬起來,早點通過公投法,進一步完成台獨公投,捍衛台灣主權,不能再拖延。
民視新聞黃柏榕、陳威余、周寧台北報導 2017-06-11

2017年6月12日 星期一

中國怎麼「親」?!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中國怎麼「親」?!

2017-06-13 06:00

五二○之後,台灣政壇突然聒起了「捧中」的蛙鳴聲,高雄市長陳菊公開鼓吹「和中」、台北市長柯文哲揭出「友中」、桃園市長鄭文燦也說「和中」、台南市長賴清德則說「親中」,而總統府立刻聲明與政府同調。這種種論調的前提固是「愛台/保台」。問題是,李明哲被中國無法無天扣押九十天的此刻,聽到「親中」和「友中」,豈止令人不悅!只能問:這是什麼話?
專欄作家李筱峰寫了文章,為這些說法找出合理解套論述,當然,我們知道說者、解者都是向中國遞出橄欖枝。李筱峰說:「我們釋出善意,但能否實踐,非我一廂情願,必得中國一起來實踐。」李筱峰點出「一廂情願」,其實已預留了退路;聖誕禮物送到門前,要等對方的善意回饋了。
先提一個理論。政治哲學家史特勞斯(Leo Strauss)特別彰顯馬基雅維利的歷史性貢獻,在於他「所關注的是事實性的、實踐性的真理,而非想像」,即重「實然面」而不取一廂情願的「應然面」。台灣與中國是赤裸裸的現實問題,善意的一廂情願,如果能達到目的,也就不是一廂情願了。
台灣與中國能否如英國與美國?這是筱峰兄的比喻。首先,英國不得不承認獨立戰爭後美國成為新國家的事實;其次,英國與美國都是「民主」國家,能夠用「和平」方式解決爭論;第三,兩個國家都屬新教,沒有宗教上你死我活的對立;更重要的是,美國取代英國成為強權,英國仍然受惠美國:一戰時英法同盟對抗德國,到二戰結束後,同盟關係沒有改變,背後全靠美國的支持力量。
最後,大略解釋一下筱峰兄所說的「做為主詞的台灣是主體,做為受詞的中國是客體」云云。這是文法上的位格,完全不能夠挪用到解決中國所強調的「一中原則」。誰是主體、誰是客體?台灣與中國的僵局,就是兩個「一廂情願」的對撞。現在看來,民進黨或親綠的市長們要退兵三千里來言和。
退兵有用嗎?
馬英九明的用「九二共識、一中共表」,暗中其實完全投合中國的「一中原則」。中國滿意嗎?如果滿意,洪秀柱就不必更進一步要「深化」為「一中同表」來全盤投降了。中國只會一步一步逼台灣到「投降」的絕境,從WHA的打壓、國際空間的壓縮,到李明哲的被捕及最近最高學術界學者被刻意「原機遣返」的污衊。台灣的善意不過是與虎謀皮。至於用「聯邦」解消「一中原則」,更是痴心妄想。
救台灣的不是親、和、友,而是對抗策略、自強策略。美國的中國研究學者林培瑞(Perry Link)形容崛起的中國,曾有「水晶燈裡的巨蟒」的妙喻。台灣人看到「水晶燈」而「親」而「和」而「友」,小心被巨蟒蠶食鯨吞了。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2017年5月15日 星期一

要「正晶」要「台灣學堂」,還是不要?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要「正晶」要「台灣學堂」,還是不要?

2017-05-16 06:00

民視經營權之爭已到了最後關頭;現任董事長郭倍宏與打出「自救會」的一方,拚到肉搏,雙方你來我往,刀刀見骨。這事件究竟怎麼看?簡單的問題或可以用簡單的方式回答:有郭倍宏就有「政經看民視」,就有「台灣學堂」;一旦郭倍宏被推倒,「政經看民視」註定閉幕、「台灣學堂」勢必關門。如此而已,豈有其他!
校長杜正勝清楚指出,「台灣學堂」的宗旨在提升知識,讓台灣人決定台灣的命運,不是交給別人。而「政經看民視」的主軸,節目主持人之一的彭文正揭示:「公平、正義、正直、良善、公投、制憲、獨立、建國。」兩個不同性質的節目,其實有共同的理念。從而展現出,執掌民視的郭倍宏之所以受到舊勢力反噬,完全因為翻轉了陳剛信過去掌控民視達十八年的「親藍親紅」路線。除了經營權之外,民視爭奪戰的核心歧見,在台灣前途的選擇!難怪與陳剛信同掛的常董陳清福,最恨鼓吹「公投制憲正名」的來賓曹長青,他說:「看到這個臉,我就轉台。」然而,「政經看民視」收視率高居同性質節目的榜首,可見「自救會」拿出來的什麼利益衝突啦、什麼虧本啦、什麼扯政府後腿啦,這個那個…,全是飾詞,觸他們逆鱗的是號稱「台灣的眼睛」的主張。
那麼,民視現有團隊的存在,具有什麼意義?蔡總統執政一年,郭董進駐民視也約一年,可不可以比觀?民視董座當然遠不能望總統項背。但從蔡總統週年感言,卻正好可以看到「台灣的眼睛」之重要,之不可或缺。
蔡總統接受《自由時報》的專訪,洋洋灑灑一席話,主要在闡釋執政工程面臨黑暗期的必然,最重要的一句是:「黎明前的黑暗。」蔡總統很坦誠,不諱言執政到今天,台灣仍處在「黑暗」之中;固然總統祭出「黎明」王牌,目的在化民怨於現在、寄希望於未來。
問題是,蔡總統這張支票能不能兌現?幾時兌現?蔡總統所開的支票,沒有日期,我們不得不反問:第一,黎明幾時會到?第二,又是怎樣的黎明?這是台灣人民的提問,也是做為第四權的民視叩問的重點。民進黨既已全面執政了,下一步呢?台灣人出頭天了,下一步呢?
在這個黑暗期,民視擔任的僅是照亮「黑暗」的燈塔角色。燈塔的光,區區而已,不過看來,至少照出那些紅紅藍藍魑魅魍魎的原形,是不是讓隱藏於後的更大隻不安?!其實,民視更重要的功能在於表達民意,針砭時事,導正執政的偏差,完善台灣人的天職而已。
沒了郭董,就沒了「正晶」、就沒了「台灣學堂」!要「正晶」還是不要?要「台灣學堂」還是不要?這不只是民視團隊的抉擇,更是台灣命脈所繫的抉擇。愛台灣的民視小股東們,團結起來,不可讓逆流得逞。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